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三章 上邪(1/1)

不过好在后续的情节没有像顾三秋想象当中那样发展,老爷子只是称赞了一下他的技术,而内心忐忑不安的奉香人也用“一时灵感”给盖了过去。

“不过,钟离兄,此物造出来之后,你打算如何使用,或者说以何种方式宣告于世。”

顾三秋指了指那柄名为手枪实为手炮的玩意儿。

如果没记错的话,要是敢在这种地方大搞军火,分分钟变成另外一个地下无神之国的概率高达八九成。

“嗯,不知顾兄可听过外描、分层这两个词?”

顾三秋一愣:“那不是那些作假的古董贩子的行话么?”

“外描,内里假的外边彷真的,专门用来骗一些半懂不懂的人,分层主要用在书画上,要是有一层颜色比较澹的话就搞点做旧,谎称是年代久远保存不好的孤品。”

顾三秋表示疑惑:“那什么,钟离兄你最近遭骗了?”

什么水准的造假能够骗得过这位,这话说出来都没人信的好吧。

“不,我的意思是,我所制作的这些东西,都能够用这样的方法进行模湖处理。”

钟离指向了一旁的狙击枪:“比如说这个,依其威力大、速度快的特性,我们可以将其称呼为‘流光匣机’。”

“再比如普通的手枪,可以命名为‘飞啸弩’,以此类推。”

“而且,如果需要考虑提高威力的话,日后的研究重心还是需要放在元素力方面。”

钟离指了指“手炮”。

“这个,才是日后的重点。”

顾三秋若有所思:“原来如此,如果按照这样的称呼方式的话,外界顶多是觉得往生堂翻出了一些战争时期的图纸,就算规模化制造出来,关注度也不会太高,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

钟离点了点头:“上次一别,我也仔细想过了这方面的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正是如此,虽然简单,但胜在好用。”

“那么,也差不多时间了,我得和堂主返回往生堂进行工作方面的总结安排,告辞。”

“我送你。”

站在门口目送钟离消失在视线当中之后,顾三秋回到了庭院当中收起了茶杯,将剩下的茶水倒在了山药苹果树附近。

“不愧是老爷子,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方式都能够想出来,帝君之名果然不是吹来的。”

“狙击枪是流光匣机,这种称呼都能够杜撰出来哈哈......”

顾三秋刚想咧开嘴笑一笑,但是笑容却僵在了脸上。

慢着!

顾三秋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老爷子真的是来和自己商量命名这种事情的么?

这种小事随便一说就能够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得要找个地方?

“淦,我的马甲不会真的掉了吧。”

顾三秋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如果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话,那么老爷子和自己说这些就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钟离没有想多,纯粹就是想要找个地方歇脚等胡桃逛完街,顺便蹭点茶水。

第二种,钟离已经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正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提点自己如何才能够不触碰到“某位存在”的底线。

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么老爷子很可能已经知道了破碎一号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愚人众的火铳装备和破碎一号完全不能比!

“以前我还想过老爷子是不是知道底线的具体限制,如果说按照对方现在说出来的这些的话......”

顾三秋有些不敢肯定,那位有这么笨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随便找个地方拉上一批人组建一个邪派宗教,给一帮死囚罪犯洗洗脑顺便绑上爆炸物以及生化武器,让他们高呼着“为了(消音)”杀上天空岛就完事了。

“再议,再议,说不定老爷子只是觉得我撞了大运从世界的裂口捡到这东西,为了保护我的小命才这么暗示我的呢?”

顾三秋揉了揉脸,让自己看上去恢复到了正常水准,哪怕现在他的心中还在翻腾不止。

......

“你有心事?”

到了晚上,当顾三秋来到群玉阁的时候,凝光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弟弟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啊?哦,没有。”

“唉,弟弟长大了,有心事都不会和姐姐说了,好难受。”

凝光假装抹泪。

“差不多得了啊。”

顾三秋抱起了今天的工作内容:“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姐你现在正在笑。”

“怎么会呢,我现在可纯粹是在因为弟弟和姐姐的不亲近而伤心难过罢了。”

凝光微笑着站起:“好啦,既然不想说就算了,等你觉得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再说吧。”

顾三秋也假装露出了感动的神色:“姐姐你真好。”

“少贫嘴,好好干活吧。”

群玉阁的广场,或者说甲板上,百闻、百晓、百识三位贴身大秘已经将一摞又一摞的散碎文件给放好,旁边还有一个小木桌子,上面茶香鸟鸟。

“喂,这做派不会是要让我一个人扔吧。”

顾三秋看了一眼这几天努力过后的“成果”。

“这么多文件,让我一个人来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怎么会呢,也会帮忙的,只不过香君年轻,又是男性,想必多帮我们分担一些压力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百识笑眯眯地看着顾三秋,心里现在已经乐开花了。

要不是现在不方便,估计她已经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了。

好啊,最好都是让这家伙全扔了就行,这样自己和凝光大人的相处时间就会更多了,嘿嘿嘿~

“那么,现在开始?”

顾三秋轻轻一抬手,将距离自己最远的两叠文件全都托在了掌心上方的位置。

“扔吧。”

凝光背着手从上往下看:“今年的璃月,依旧和平安定啊。”

哗啦——

顾三秋一抖手,两叠文件就跟暗器一样朝前飞出,最后在半空中承受不住力道散成了漫天白雪。

“又是一年玉飘雪,灶火孕香游子归。”

凝光看着即使是晚上,但依旧热闹无比的街道,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意。

这其中,有从外地赶回璃月港过节的,也有带着老板的年终奖返回轻策庄的,也有一部分远道而来感受节日气氛的外国人。

当然,在这其中,也有更多的璃月商贩眼巴巴地抬着头,等待着天空中降下的白纸黑字。

“老姐,其实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既然都犹豫了,那就把话给憋回去。”

凝光笑吟吟地来到了顾三秋的身后,然后找了个角度揪住了他的耳朵,确保不会阻碍到碎雪的进度。

“想说什么?”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黑千金先生总不肯离婚老婆是顶级Alpha,我该怎么办重生之都市天尊妻调令覆手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