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616章 提个醒(1/1)

周兴云在那随便玩玩,便展现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剑招。

何青海等人不得不透过今日的擂台赛,重新整理周兴云一行人的情报。

维夙遥和南宫翎不多说了,两人肯定是荣光武尊。至于周兴云……

他们原以为周兴云是个一事无成的纨绔少盟主。但是……

完美压制紫菱真气的煌火功体,炉火纯青的御气伎俩,震天撼地的剑技武技,高深莫测的剑道造诣,再加上他之前打擂台赛时,施展出坚不可摧的硬气功……

无可挑剔。真的是无可挑剔!撇开周兴云吊儿郎当的性格,他所修炼的武功,在何青海等人眼中,竟是全面全能到无可挑剔。

根据大家的观察,周兴云的武道境界,肯定不如维夙遥、孙不同强,但他面面俱到的武学本领,却是无懈可击的六芒星战士。

何青海很不愿意这么想,但事实却是,周兴云恐怕是极峰第一人。

换而言之就是,极峰之境的武者,恐怕找不出一个,能给周兴云当对手的人。

就是荣光之境的武尊,碰上周兴云这类六芒星战士,估计也要费好大的劲,才能将他拿下。

换做裘志平这种依靠外力提升的荣光武尊,搞不好,会打不过周兴云。

看完周兴云和武柯飞的擂台赛,何青海对周兴云的实力评价,瞬间抬了一大截。

以前的周兴云在何青海眼中,是个随处可见的江湖小虾米,比陡魏、马车成这类还要弱一些的小人物。也不能说周兴云是个不中用的废物,毕竟是极峰武者,在江湖上能独当一面。周兴云就算自创个小门派,估计也有不少人愿意拜他为师。

当然,这类三教九流,位于武林最底层的极峰武者,在何青海等荣光武尊眼里,就是一掐死一个的货色。

那么问题了,现在何青海眼中的周兴云,又是什么样子?

周兴云便是个身怀独门绝学,气宗流、武技流、武斗派集一身的神童。千年不遇的练武鬼才!

不是奇才,是鬼才!因为普通的武者,根本做不到全面兼顾!

你练了硬气功,还想走御气流,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

这就好比你在用鼻子吸气的同时用嘴巴吐气。一句话、不可能做到!

但是……周兴云却做到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诚然,何青海并不晓得,周兴云的硬气功功夫不叫功夫,那叫异能。

这就好比,老子用鼻子吸气的同时嘴巴不能吐气,但我屁股可以放屁出气……另有蹊跷!

不开玩笑了,回到正题上,周兴云和武柯飞的比赛结束了,武柯飞直到时间结束的最后一秒,都未能从周兴云身上拿下一分。

周兴云也用行动告诉一众南境武者,老子的实力摆在这,你们的招子最好放亮点,别再有事没事来找我闹事。

以前我宽宏大量,不和你们斤斤计较,但佛有三分火,没准哪天我心情不好,你们又触到我的眉头,倒血霉可别怪我。

再则是,孙不同一众南境武者,成天嚷嚷周兴云勾结邪门,现在可以闭嘴了。当初何青海等人在涔天山‘审判’周兴云,指责他与邪门有瓜葛,周兴云懒得给予他们回应,正是因为他的实力明摆着。

你们说我武功不行,需要邪道武者来给我背书,故意输给我。

现在我能杀爆南境的年轻武者,你还敢说我武功不行吗?我有这等实力,需要别人给我送人头吗?

“多谢周兄赐教。”

“不客气。武兄承让了。”

比赛结束后,武柯飞虽然输了,但他没有沮丧,反而还举剑抱拳感谢周兴云。

怎么说呢。今天和周兴云的比武,他败得很彻底,但他却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和周兴云比试剑法。

武柯飞手中长剑一次又一次被周兴云挑飞,而后他又一次次的重新挑战,这正如解说员讲的那样,周兴云在陪练。

周兴云的剑术造诣,要比荣光武尊更高一筹,武柯飞必须说一句,整个紫菱殿都找不出一个,剑术造诣比周兴云更高的人。

武柯飞和周兴云比试剑法,每败一次,他都受益匪浅。

现在武柯飞只想快点找个安静的地方,细细琢磨刚才的比试,看看能否从中悟出一些剑道真谛。

周兴云看到武柯飞如此客气,自然也谦虚的抱拳回礼。

就这样,今日的三场擂台赛,最终以周兴云等人三场全胜落下帷幕。

武柯飞匆匆离开擂台,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参悟剑道。

周兴云匆匆离开擂台,则是觉得自己的剑法变厉害了很多,打算找华芙朵切磋切磋,让美女弟子重新认识他为人师父的地位!

当然,周兴云和华芙朵切磋的结果,前言已经提过,这里就不重复了。

周兴云为人师父的尊严与地位,在于能在比试时躺好,享受美女弟子的关照。说多了全是泪……

武柯飞和周兴云的擂台赛分出胜负,观众席上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押宝周兴云的人,自然欢天喜地乐不思蜀。

大家都津津乐道,细聊今日三场擂台战,他们又一次认清楚,周兴云等人是一伙那么厉害的狠角色。

登仙楼37层和28层的平毅与富仙泉,完全不是维夙遥和南宫翎敌手。

周兴云更是深藏不露,以全新的气宗流派,完胜紫菱殿门人武柯飞。

你要问这三场擂台战,那一场最好看?那绝对是周兴云对垒武柯飞的那一场最好看!

维夙遥和平毅交手,前半段挺好看,后半段很无聊。

南宫翎和富仙泉交手,则是昙花一现美在瞬间,观众们尚未细品精彩,擂台战就已结束。

唯独周兴云和武柯飞的擂台战,让围观群众看得大呼过瘾、值回票价。

甭管周兴云最初施展的煌火功体,还是后来与武柯飞比试剑法,都为大家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

你问周兴云瞎几把乱舞,和武柯飞比试剑法有啥好看?

说出来你们可别不信,比起周兴云的煌火功体和碎星诀武技,普通群众更喜欢看周兴云和武柯飞比试剑法。周兴云的煌火功体和碎星诀武技,气势澎湃观感十足,可惜少了几分地气,让许多武功不好,亦或者根本不会武功的群众,看其然不知其所然。

他们只觉得很厉害、很好看、煌火内劲完全压制紫菱真气,却不晓得两股气劲博弈的细节。

周兴云和武柯飞比试剑法,则非常接地气,即便是普通的看客,也能瞧出一些端倪。特别是周兴云神来之笔的一剑,总能让大家惊呼玄妙!

当大家看到周兴云神来之笔的一剑,瓦解武柯飞的剑法路数,那感觉就像看象棋下残局,周兴云总能一步到位破局,让观众们明白到,原来武柯飞使出的那一招,可以用这么巧妙的一剑破解。

说句不过分的话,就是换个普通人来,也能依葫芦画瓢,像周兴云一样,轻松瓦解武柯飞的剑招!

不过,现在要问谁最开心,那自然是赢下擂台战的周兴云本人。

前一阵子周兴云被白痴传染,变成个笨手笨脚的武功小白,以至于一众南境武者跑到他眼皮底唱大戏,他也只能充耳不闻低调做人。

现在就不一样了,周兴云的神功回来了,他又可以像以前那样,怼天怼地怼空气。

这不,赢了比赛的周兴云,看着一众南境武者没好气的退场,顿时就像个小二郎,哼着曲儿‘上学堂’。

“哎哟喂,这不是望楼武斗场的泰山和北斗,何长老和孙前辈吗?两位泰山北斗大前辈,对晚辈今天在擂台上的表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小人得志。哼……”何青海嘴硬的冷哼一声,心底别提有多讨厌周兴云。

周兴云这嘴脸实在是太可恶,是个长辈都会觉得他没家教。

“其实我就想问一问何长老,您老打算什么时候,向内子道个歉啊?你不是瞧不起水仙阁,瞧不起内子的师父吗?你不是说内子的师父教导无方吗?现在内子赢了您老的杰出徒儿,敢问何长老,你有资格评论水仙阁吗?”

“你们只是赢了几场擂台赛而已!就觉得很了不起吗!”

不等何青海发言,平毅率先沉不住气,怒视着周兴云喝道。

尽管他打比赛输给了维夙遥,但周兴云对他尊师无礼,平毅可不管那么多。

“赢几场擂台赛没什么了不起。但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做人的道理,凡事不要断章取义!”

“你别得意!路还长着呢!今天算你们赢了也无妨!但我必须告诉你们,我们还没派出真正的高手出阵!因为你们尚未达到登仙楼四十层上的标准!”重明天阁的嘉杏,伸手挽住她的未婚夫肖文才,很有底气的警告周兴云等人。

肖文才则眼神飘忽,略带一丝尴尬的笑了笑。

“喔,你们阵营的高手还没登场呀。那我是不是该感恩戴德,谢谢你们手下留情啊?”周兴云环视一众气得脸红耳赤的南境武者,不由无所谓的抖了抖肩膀笑道:“既然你们把话说到这份上,我也给你们提个醒好了。”

“由于地缘的问题,南方北方的武者,向来都看彼此不顺眼,我明白你们南境的年轻武者,想证明自己比上京的年轻武者更强,但是呢,我只想告诉你们,你们搞错了挑战顺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符皇文娱帝国情动99次:总裁大人饶了我你是男的我也爱王牌特种兵高冷老公驯妻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