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百五十二章 化神宗(1/1)

当然。

就算是他日真的入了神主层面,同样不能小觑了诸天万族。

诸天当中神主虽为顶尖,可神主间仍然是有强弱区分。

摇摇头。

沉长青神念落入明河界中,只是念头稍微一动,就把东方诏等人全部都给挪移了出去。

场景变幻。

让众人都是从修炼的状态中退出。

等见到眼前荒芜的天地时,他们神色先是一愣,然后就反应了过来。

“我们出来了?”

“此乃血鳄一族的天地!”

不少人面上有遗憾的神色。

对于他们来说,能在明河界中修炼,乃是无上的机缘。

在那里修炼一日,能顶得上外界一两个月的苦修。

如今突兀的从明河界中出来,两方天地灵气的差别,让这些人都有些难以适应。

“血鳄皇陨落,那尊神主巨鳄也已经被本座斩杀,眼下血鳄界内除却人族以外,已经是再无任何一个活着的生灵。

虽说真正覆灭血鳄一族的乃是血鳄皇自身,但若是没有尔等给到的压力,血鳄皇也不可能破釜沉舟,血祭一族生灵来让自身更进一步。”

“眼下血鳄一族已经算是被你们彻底灭掉,血鳄界内的一切东西,都将尽归尔等所有。

本座给你们十日时间,搜寻血鳄界内一切资源,能收集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十天一过,届时本座会给你们两个选择。

具体是什么选择,十日后你们自然就会明了。”

沉长青澹澹说道。

十天时间!

众人看着广袤的血鳄界,也没有说些什么。

对他们而言。

十天时间来搜寻血鳄界内的一切,已经是完全足够了。

东方诏上前一步,沉声说道:“此次要不是扶宗主出手诛杀血鳄一族神主强者,我等莫要说攻下血鳄界,反而是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眼下血鳄界内的所有资源,我等只取三成即可,余下七成皆归扶宗主所有。”

听到这句话。

沉长青没有说什么,但是人族一方有不少人神色微变。

本来血鳄界的资源是尽归人族所有,现在却要分出七成给别人,难免会让他们生出别样的想法。

只是。

没有人出言反对什么。

毕竟明眼人都很清楚,人族此次能灭血鳄一族,这位天宗宗主居功至伟。

若无对方护持的话,别说是覆灭血鳄一族了,人族能否安然到达血鳄界都是一个问题。

而且。

后面血鳄皇献祭血鳄一族生灵,实力滔天,哪怕是莫子晋都得暂避锋芒。

再到最后。

就是神主巨鳄的出现。

可以说。

这些变故,都不是他们现如今能抵挡的。

所以。

东方诏说要人族只取血鳄界三成,尽管有些人内心存在别样想法,但都没有谁公然反对。

当然。

这里面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沉长青的实力。

不管是在哪里,都是以拳头说话。

对方表现的实力足够强横,足以让所有人不敢有任何意见。

听着东方诏的话,再看向众人微妙的神色变化,沉长青微微摇头:“血鳄一族的资源于天宗作用有限,该族真正重要的至宝,已然被本座取走。

余下的东西,本座已经说过尽归人族所有,那么就尽归人族所有。”

这句话,他也不是说假的。

血鳄一族再强如何强大,也只是一方强族而已,而非是上古时期的神族,留下的资源对于天宗来说作用不大。

别看现在天宗初立,可要论及底蕴的话,足以媲美那些老牌氏族。

很简单。

天蜈氏族虽然是新晋氏族,但沉长青自身斩杀强者无数,这些强者的资源加在一起媲美老牌氏族,并非是开玩笑的。

因此。

血鳄一族的资源在他眼中看来,也仅仅是那样罢了,根本算不得什么。

眼看着东方诏正要说些什么,沉长青抬手打断:“阁下不必多言,如今血鳄一族覆灭至今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保不齐会有其他的意外发生。

眼下你等只有十天时间,所以抓紧搜寻血鳄界的资源,能带走多少便尽量带走多少。”

闻言。

东方诏也不再多言。

他能看得出来,对方的确是看不上血鳄界的资源。

既是如此。

那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随后。

东方诏看向所有人,面色肃穆:“十天内,诸位尽可能的搜集血鳄界资源,所有资源三成归尔等所在势力,另外七成上缴皇庭。

记住,切莫起任何争端,否则的话,休怪本座不讲情面。”

“我等明白!”

其他人都是颔首点头。

血鳄界攻下了,他们自然不可能为了血鳄界的资源窝里斗。

见识到了诸天的广袤,血鳄界内的资源就算是再多,也只是诸天中的沧海一粟罢了,根本算不得什么。

再说。

此次一战,乃是皇庭占据主要位置,余下各方宗门强者起到的就是从旁相助的作用。

要是没有皇庭正面顶住血鳄一族那些神境压力的话,凭借各方宗门的强者,想要拿下虚空战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皇庭取七成资源,各方都没有任何意义。

此时。

吴缺沉声说道:“那么战死的宗门强者,白帝以为该当如何?”

“吴门主放心,各宗战死的强者皇庭自会给予抚恤,任何为皇庭出力的强者皇庭都不会忘记。”

“如此便好。”

吴缺点头。

他虽说清楚皇庭不会在这方面动什么手脚,但仍然需要确认一二。

如果皇庭真有什么处理不妥的,后面其他宗门的强者,是否还会继续为皇庭出力,那就是另外一个事情了。

很快。

众人就是分散于天地各方角落,搜寻血鳄界的资源。

……

走在荒芜大地上,东方诏面色有些遗憾。

血鳄皇原先以血海席卷天地,几乎把血鳄界内的所有灵药全部都给破坏殆尽,从地上依稀可见那些残留的灵根,以及举而不散的灵气。

有灵根灵气在,只要给出一些时间,这些灵药就有重新生长的可能。

但问题是。

这些灵药想要生长,需要花费的时间不短,人族只有十天时间,根本耗不起来。

所以。

东方诏只能是搜寻一些灵气比较浓郁的灵根,然后将其连根挖出,直接收入到储物戒指中,等到日后回去人族再行培育。

至于其余普通一些的灵根,他就没有理会多少。

尽管此次携带的储物戒指不少,但都是以搜集珍贵资源为主,像是普通的灵根完全没有收集的必要。

一天后。

东方诏出现在了一方宗门的山门面前。

只见巍峨的高山上云雾萦绕,浓郁的灵气在山中弥漫,宛如一方仙家洞天的景象。

但可惜的是。

如此仙家景地,却是一片死寂,仿佛没有任何生灵存在一样。

“化神宗!”

东方诏的目光落在了山门石碑上面,那里刻有三个大字。

虽说他对于血鳄一族的文字并不熟悉,可当目光落在那里的时候,冥冥中就能明白石碑上的字体代表着什么。

“看来此地曾经乃是血鳄一族强者创立的一方宗门了,从此山体石碑字体残留的道韵来看,刻下此字的修士实力绝不会弱于神境!”

东方诏暗忖。

神境立下的宗门,足以说明化神宗在血鳄一族中拥有不俗的地位。

然而。

所有的一切,在如今都是化为云烟。

血鳄皇血祭血鳄界内所有生灵,强如化神宗都没有任何避免的办法,曾经的一方大宗,现在只余下一片死寂的山门。

不过。

这在东方诏看来,也是一件好事。

化神宗的强者死绝,说明自己能轻易带走化神宗的资源,而不用担心有任何波折。

踏入山门的瞬间,化神宗残留的阵法察觉到了有外敌入侵,本能的激活阵法力量,平地有无穷火焰升起,欲要把外敌彻底炼化焚烧。

就在火焰升起的瞬间,就有一股强横的力量轰然爆发,强行把火焰碾碎,残留的阵法力量也是被直接崩灭。

火焰尽散。

阵纹消逝。

东方诏感受着周围那股逐渐退去的炽热,面色凝重了几分:“不愧是有神境强者创立下的宗门,就算是宗门内的修士死绝,残留的阵法仍然可以杀敌。

如果是寻常不朽金身踏入此地的话,一个不注意,说不定都有陨落的可能。”

残留的阵法力量,就已经强大至此。

可想而知。

阵法全盛时期的威力,到底是有多么强大。

那时。

估计就算是神境强者,都可能折戟沉沙。

从这里面,东方诏也发现了另外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

那就是血鳄界内生灵虽然死绝了,但有些地方仍然是存在不小的凶险,如果一个不注意的话,人族一方可能会出现一定的死伤。

一念及此。

他取出传讯玉符,把这个发现传了出去,提醒众人小心血鳄界内可能存在的阵法禁制,然后才是向着化神宗的核心区域走去。

一路行来。

阵法的阻拦层出不穷。

但残余的阵法力量,根本威胁不到足以东方诏多少。

没用太多时间,这位人族皇庭的白帝,就已经是来到了化神宗的宗门内部。

半天后。

东方诏站在了化神宗的宗门库房面前,一拳轰击出去,紧闭的青铜殿门骤然炸裂。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万古帝尊末世为王穿成虐哭大佬的白月光[快穿]末世异形主宰阿南和阿蛮祭献寿元能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