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70章 风萧瑟·天寒彻 (7)(1/1)

王步凡这几天白天神情恍惚,夜晚总做噩梦。噩梦的内容总是从高山上滑落下来,或掉进深渊里在拼命挣扎……有时是做梦给李直送字的事情犯了,李直因受贿被“双规”他被传讯……有时是米达文出事了,供出他曾经给米达文行贿……梦醒时分总要吓出一身冷汗,发出许多感慨。天野的领导层迟迟没有定下来,王步凡更不知道自己将归于何处。省里边一直还没有关于天野官场人事安排的任何消息,王步凡夜夜失眠,噩梦缠身,快要支撑不下去了。他只有拼命工作,以此来排解心里的忧虑,有时到电厂和铝厂的建设工地去现场办公,一去就是三五天,天天蹲在工地上,看着铝厂和电厂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王步凡又笑了,他自信事实终归胜于雄辩!

叶知秋见王步凡整个人瘦了一圈儿,心疼得揪心,她不想伤王步凡的心,就偷偷跑到张问天那里哭了一场。张问天就过来劝王步凡,用“不管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来宽慰他,还说有些时候看似“山穷水复疑无路”了,其实前进一步竟然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官场很神秘呢!

王步凡的父亲王明道用“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盖人生在世,时也,运也,命也,此乃天地循环,五年一小运,十年一大运……”的唯心观点安慰他。

十一月四日,市纪委书记廉可法通知王步凡到市纪委去谈话,王步凡觉得可能灾难真的要降临了,还是“要要死”的日子,他心里有些恐慌,叶知秋吓哭了:“早知道这样,我们说啥也不去海南旅游……”

王步凡强打精神说:“我没有问题,你不用担心……”话是这么说,他自己心里也直发怵。毕竟他给李直和米达文送过书法作品,这都可能成为收拾他的理由。

王步凡想了很多应对的话,来到天野市纪委见了廉可法,廉可法的表情还算谦和,也没有别人在场。廉可法很和善地说:“步凡同志,焦佩告你重用亲信,比如提拔乐思蜀、李高品等等,比如提拔伊扬威、王含才和向阳等等,他甚至怀疑你收了很多人的贿赂。其中被提拔者有些还曾经是犯过错误的人……”

王步凡所有的担心都不存在了,只要号称锯齿镰的廉可法不提送书法作品的事情,他没有其他问题,因此他反而十分愤怒地吼道:“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你廉书记可以查嘛,查出我王步凡有问题就砍我的脑袋,那些犯过错误的人有些是受了冤枉的,当初是安智耀在整他们,后来是边书记让重新起用他们的,他们的工作也一直挺好。当然,天南有的干部和我有关系,但是也不能因为有关系就埋没人才吧?他们都是通过竞争考试提拔的,政绩也在那里摆着,为什么不能提拔他们?”

“步凡同志你不要激动,举贤不避亲的道理我还是懂的,焦佩也只是怀疑,并没有什么证据,纪委对没有证据的事情是不会去查的,只是从关心干部的角度给你提个醒。但是你要承认一点,你在任用干部上步子是迈得太大了,市里很多人对此有看法,以后最好注意一点,给别人留下口实总不是什么好事情吧?”

“对那些犯过错误的同志重新任用,都是省市领导指示的,我也不是搞什么暗箱操作,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边关同志……”

廉可法不待王步凡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步凡同志,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刚才不是说得很明白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我和纪委其他领导还是相信你步凡同志的,也特意向反贪局局长匡扶仪同志了解了你的情况,匡扶仪同志对你给予了高度评价。你回去安心工作,要相信组织相信党,我们这也只是给你提个醒儿,纯粹是例行公事,你不要介意,更不要背什么思想包袱,任何事情都要一分为二看待……”

王步凡是一腔怨气、头昏脑大地离开市纪委的,在回来的路上一直骂焦佩不是人。也对廉可法“任何事情都要一分为二看待”的话进行了反思,自己并不是四面净八面光的人,敲敲警钟也有好处。回到家里,叶知秋见他安全地回来了,扑在他怀里大哭了一场。王步凡为此又一次作了反思:自己有毛病,要改;自己不是完人,纪委找他谈一次话可能会使他更加清醒。于是他对叶知秋说:“我现在才知道警钟长鸣的道理,人不能得意忘形啊。”

叶知秋点点头说:“我以后也要注意呢。”她的眼睛已经哭红了。

在廉可法谈话后的那段时间里,天南又开始流传谣言,谣言的内容是说王步凡被“双规”了,老百姓有人相信,有人不平:“如果连王步凡这样的干部都要审查,那么所有的干部都应该审查了,只怕再也找不来好干部了……”

王步凡一直沉浸在迷惘之中,上班时他坐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心神不宁,下班时偶尔竟然会忘记回家。有一天他忽然想起在父亲的藏书中拿过一本《王氏宗谱》,就随便翻看,觉得《王氏祖训诗》的内容不错,就用毛笔将内容书写下来:

敦孝悌以明伦理

严于律己正言行

积阴德以裕后昆

修于善己正子孙

严内外以训家法

明于达己正心灵

崇祀典以报本源

重于克己正名声

慎交友以端行谊

宽于宥己正交往

重稼穑以足食用

好于要己正基础

教子弟以荷先业

乐于养己正身体

辩妇言以杜谗匿

勇于非己正视听

尚节俭以惜勤劳

勤于高己正精神

推爱敬以睦亲邻

敢于亮己正乡里

爱学术以求博渊

谨于苛己正本源

敬文史以乐家传

智于本己正宗族

王宜帆知道王步凡的心情不好,就过来劝王步凡想开些,并告诉他白杉芸这段时间借丈夫有病之机经常在天野活动,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王步凡笑一笑没有发表意见,现在的干部活动活动也在情理之中,要求进步也可以理解。

王宜帆刚走,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一接那边没人应声。“喂,请讲话!”那边没人说话,只传来曾经让他十分熟悉的呼吸声。

电话是扬眉打来的,她听弟弟扬威说这几天王步凡为谣言的事惹得心烦意乱,她竟神使鬼差般地打了这个电话。可是扬眉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毕竟是已断了联系的旧情人,她又停了很久才吞吞吐吐说:“我,眉。”

王步凡思考了几秒钟说:“眉,有事吗?”

扬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王步凡的问话,就直话直说了:“听小威说你这几天心情不好,千万要想开些,没有过不去的山,也没有趟不过的河,还不至于落得像米达文那样狼狈吧?一定要珍重!”

王步凡本想感激扬眉几句,那边已传来了笃笃的断线声。他拿着话筒愣了很长时间才放下。

这时扬威悄悄走进来,很小心地说:“王书记该回去了,都七点半了。小马有什么事情不在?”

王步凡站起身才想起来小马去修车了,他随伊扬威下楼,叶知秋、乐思蜀、张沉和王含才已经在楼下等他了,小马正好修车回来,他忽然觉得自己就像要被“双规”的人,让所有亲近他的人为他担心。

此时,西风裹着雪花打得人脸直发疼,夜黑得让人有些恐惧。他招一下手,叶知秋、乐思蜀、张沉和王含才分坐两辆车驶出县委大院,王步凡又对扬威说:“扬威,给你姐姐打个电话,咱们今晚在一起吃个饭,一会儿你和小马去接她。”

扬威打着电话,王步凡无心听电话的内容,就想起张问天、叶知秋、扬眉劝他的那些话。是啊,众生纭纭,皆如浮尘,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王步凡不是什么贤良圣人,但我自己还有修身养性、廉洁为民的处世方略和做人原则,我不是君子,但绝对不是小人,我有毛病,但从来不失大节,还配得上共产党人的光荣称号。时来天地皆用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官场再神秘、再复杂,毕竟还是在党领导下的官场,而不是雷佑胤和侯寿山的家天下,要相信党!相信人民!至于是“时来”还是“运去”,自己决定不了,只有听天由命。官场自古多磨难,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天苍苍,路漫漫,自己在天南的政绩谁也抹灭不了,为官一任,问心无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官场风月录官场神算官场风云权谋官场官场沉浮记许大人官场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