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 第一百一十章 走关系(二)(1/1)

热门推荐:、 、 、 、 、 、 、

虽说是家常便饭,但是鸡鸭鱼肉样样齐全,显然也是花了一些心思,要按照秋水镇的消费水平,这样的饭菜,平时也就是年关的时候才能偶尔吃上这么一次。

“马厂长,你这家常便饭可是有些太丰盛了些,这大鱼大肉的吃下去,我就怕到时候消化不良了。”贾鑫笑着开口损道。

周凡眉头一皱,显然是觉的贾鑫有些过分了,但是这个时候,周凡又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冲马凯笑了笑。

马凯的眉头也是紧锁,显然对贾鑫的态度有些不快,但是周凡再这里,马凯也不好和贾鑫争吵,毕竟怎么说贾鑫也是周凡叫来的,这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

“周书记是贵客,自然是要客气一些的,至于贾主任要是消化不良,等下让我们家那口子去镇医院给贾主任开两服药,听说效果挺不错的,包吃包治来的。”马凯的媳妇刚刚从门口进来,笑眯眯的接口道,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话锋这么犀利,几句话之间就将贾鑫闹的有些下不来台了。

看着贾鑫气的涨红的脸,周凡却是觉是贾鑫活该有这教训,但是见到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周凡这才开口打了个圆场道:“贾主任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金贵,总不至于吃一顿饭的功夫就消化不良了吧。”

听了周凡的话,双方都闭了嘴,显然是给周凡面子,没有再针锋相对的意思。

马凯笑着给周凡满了一杯酒:“周书记是京城人,见惯了世面,咱们小地方比不了京城,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要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周书记可别见怪。”

周凡笑着摇了摇头道:“马厂长太客气了,来秋水镇这些曰子,我还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酒菜呢。”

马凯的媳妇显然也是场面上的人,见到周凡的杯子空了,笑着又给周凡满了一杯,趁着周凡道谢的档口,马凯的媳妇却是替马凯向周凡诉苦道:“周书记,你说说我们家这口子在罐头厂也有些年头了吧,这罐头厂说承包就承包出去了,要我说既然罐头厂承包出去,那是好事,还能省了不少的心,可是我们家这口子不这么想,在罐头厂这么多年了,我们家那口子就是放心不下罐头厂,这不是琢磨着和周书记打听一下,看看我们这口子有没有可能承包下罐头厂。”

原来今天的目的是在这里呢,这马凯的心思还转的挺快的,这是琢磨着想要承包罐头厂呢,看来这马凯在罐头厂这么多年,这眼光还是挺不错的,知道这中间有利可寻。

“我看马厂长不是放心不下罐头厂吧,是放心不下罐头厂的钱吧。”贾鑫咧咧嘴说道。

“贾主任,你酒没有喝就醉了?要不要去镇医院给你醒醒酒呢?”这贾鑫越闹越过分了,周凡也免不了开口训斥了一句。

见到周凡神情不愉,贾鑫这才殷殷的闭了嘴,虽然周凡来秋水镇的时间不长,但是贾鑫也不敢当面和周凡针锋相对的,而且随着罐头厂改制项目的进行,周凡在镇干部面前的威望无疑也是涨了不少,虽然因为时间的关系,这种威信还没有深入人心,但也是渐渐的表现出来了。

“马厂长想要承包罐头厂啊?我原则上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远的不说,马厂长是罐头厂的老人,对罐头厂的情况也比较熟悉,有马厂长管理罐头厂,镇上也能比较放心,但是这件事情镇上已经发了通知,如果马厂长真想要去竞争,这计划书还是要早点准备好的,至于具体的情况,还要等看过计划书才能做决定,而且这件事情我说了也不算。”周凡笑着开口说道。

这话看着是支持马凯竞争罐头厂的,但是周凡话语里又没有什么实质姓的论调,听着就像是敷衍的意思,不过在马凯两口子听来,周凡是支持自己的意思,虽然话没有说透,但听的就是这么个味道,而且当领导干部的,除非是百分百有把握的事情,要不然又怎么会轻易表态呢。

听了周凡的话,马凯夫妻两对周凡更是热情了几分,周凡也看出两人似乎对自己的话有些误会,但是周凡自然也不会去解释这些,至于马凯夫妻两要误会,就由着他们怎么想就是了,周凡可管不了这么多。

酒足饭饱之后,周凡和贾鑫才告辞离开,被周凡拿话点了点之后,贾鑫倒是没有再说出什么露骨的话来,但看这个贾主任的意思,显然是憋了一肚子的气呢。

“周书记,这马凯可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马凯,这罐头厂也不至于一年比一年差,这要是将罐头厂交到马凯的手上,那还送羊入虎口了嘛。”在回来的路上,贾鑫忍不住开口问道。

“怎么着?这马凯有什么事情被贾主任你看到了?不过这厂子承包给谁,我可是说了不算,更何况刚才我也没有说支持马凯来当这个厂长,至于他们两口子要是有什么误会,那也是他们的事情,具体怎么个情况,等看了计划书再说吧?”周凡笑着摇了摇头道,这贾鑫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也难怪当初朱槿会选中叶伟,没有选贾鑫,就这脾气,能当好镇委办公室主任才奇怪了呢。

听到周凡这么说,贾鑫才算是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马凯这些年在罐头厂里干的事情,这厂里上下没有人不知道,镇上的干部也有很多都是心知肚明的,要不然凭马凯这几块钱的工资,那能盖的起新房子呢。”

“行了,贾鑫同志,你是一名党员,是党的干部,这实事求是的精神都到那里去了?都是一些以讹传讹的事情,你也拿出来说?”周凡黑着脸训道,今天这个贾鑫的表现可是真的有些失常了,要说这么多天接触下来,贾鑫现在的表现也还算不错,也没有太过激的行为,但是今天在马凯家里,贾鑫却是接二连三的挑事儿,似乎真有些那么一些不正常的样子。

几天功夫,镇上就收上来一百多份计划书,周凡花了一些时间逐个逐个看了一下,这些人虽然都是镇上比较有远见的村民,但是这些计划书却是写的不怎么样,基本上都是千遍一律的花样稿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姓的东西,甚至有几份计划书根本就连写些什么也不清楚,完全是在凑字数,就这样的东西也敢送到镇上来,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周书记,开水打来了,要不要我把你泡杯茶啊?”文员小陈一手提着一个热水瓶进来。

小姑娘还是挺勤快的,每天提水擦桌子也没有少干,这些天周凡去了外面,办公室的热水瓶也没有空着,要不是怕人说闲话,周凡倒是想带着人家一起出去,毕竟看着别的秘书都能跟着领导出去,自己却是没有这个机会,小姑娘这心里显然也不是滋味吧。

“嗯。”周凡点了点头道,低着头继续看着手里的这些计划书。

小陈小心翼翼的给周凡泡了一杯茶,这些茶叶都是周凡在京城的时候准备的,毕竟到了下面,别的东西还好说,这么茶叶可不容易买得到,周凡也就多准备了一些。

“怎么了?还有事?”见到小陈站在边上犹犹豫豫的,周凡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个小丫头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

“周书记,听说这罐头厂要承包出去,是不是想要承包罐头厂,都必须先交一份计划书啊?”小陈鼓足了勇气开口问道。

周凡微微有些好奇,这小姑娘平时不怎么说话,在自己面前更是结结巴巴的,难得和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平时就算周凡找人家,也都是周凡问一句,人家回答一句的。

“是这么说,怎么着?你想要承包罐头厂?”难得人家小姑娘主动和自己说话,周凡也就逗逗人家。

“我……,我那有那个本事啊?只是我二叔想要承包罐头厂,只是他没有念过几年书,那里会写什么计划书,这才让我帮忙写一份计划书,可是我那有那个本事啊。”小陈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着?想让我给你走走后门呢?我告诉你,你可别动这些歪脑筋。”周凡开玩笑道,这话只要能说出来,基本上也就不是真责怪的意思。

“周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和你请教一下计划书应该怎么写,可真不是想走后门来的。”小陈慌忙说道,毕竟还是年纪小,没有多少阅历,听不出周凡话里的意思,还以为周凡真的生气了呢。

看着人家小姑娘急的差点哭鼻子,周凡却是有些慌了手脚,没事逗人家干什么。

“行了,和你开玩笑呢,既然你二叔真的想要承包罐头厂,就好好准备计划书吧。”周凡笑着摇了摇头道。

听到周凡这么说,小丫头才算是收起委屈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周书记,你是城里人,见过大世面,要让您写这计划书,你会怎么写呢?”

“其实一家企业要发展无谓是两个方面,开源节流,开源自然是怎么增加销量打开市场,至于这节流自然就是减少企业的开支。”话说了一半,周凡怎么感觉不对味,看小陈认真听自己说话的样子,显然自己是上了这个小丫头的当了。

“你个小丫头,这是给我下套了,这计划书怎么写,自己回去想办法。”周凡咧咧嘴,伸手要赶小陈出门。

小陈也正准备听听周凡的高谈阔论,谁知道周凡就要赶人了,不过周凡的两句话却也是给了小丫头不少的启发,至于我们的周书记是不是故意漏了口风,那就不得而知了,也许就只有周凡本人才最清楚。

接到唐爱菊的电话,自然免不了在电话里嘘寒问暖一番的,虽然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但是在唐爱菊的眼里,周凡永远都还是个小孩子,就怕周凡在外面吃苦不说,还要担心周凡不懂得照顾自己,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知道。

“妈,我真的挺好的,你就别担心了。”虽然知道唐爱菊是关心自己,这才免不了有些唠叨,但是听多了,周凡也免不了有些厌烦,好不容易挂断了唐爱菊的电话,周凡才算是松了口气,要是再让唐爱菊说下去,不知道能不能说上一天一夜呢。

挂了唐爱菊的电话,周凡才想起来秋水镇这么多天了,也没有给丁紫萱这个小丫头打个电话,丁紫萱还没有什么,想来周欢这会可能又在嘀咕自己这个二哥的坏话了吧。

“喂,你是那位啊?”电话才嘟了两下,就听到话筒那边传来周欢熟悉的声音,周凡却是想要逗逗人家,故意不说话,等小丫头一连问了好几遍,只差没有将电话挂断了,周凡才笑出声来。

听到周凡熟悉的笑声,显然将这个小丫头的火药桶给引爆了,这不是大声的冲周凡吼道:“二哥,你太过分了,居然还在那里笑,看我下次在嫂子面前不说你的坏话。”

“嫂子?是谁啊?”周凡微微一愣,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却是陈飞飞的身影,显然潜意识里,陈飞飞无疑是周凡现在最想娶的女人。

“许攸啊,前些曰子她来找过我,还让我喊她嫂子,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啊?”周欢瞎咧咧的说道。

“什么叫做勾搭啊?你一个小姑娘说话怎么乱七八糟的,要是让三叔知道,又要揍你了。”周凡黑着脸唬道。

“二哥最好了,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爸的。”周欢这个小丫头显然也知道周凡疼自己,遇到什么事情,总喜欢冲周凡撒娇,现在周凡对这个小丫头也没有办法了。

“你啊,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了,我没在的这些曰子,你还乖不乖,没有逃课吧?”周凡摆出了家长的威严道。

要说平时周欢和周凡开开玩笑也就是了,但是周凡真认真起来,周欢也是乖乖的说话,一点也敢和周凡调皮的。

听到周凡问起,小丫头自然是汇报一下自己的情况,顺便也不忘记汇报一下前几天考试的成绩,听到周凡夸自己,周欢这个小丫头又是旧态萌发了,借着梯子往上爬了。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权谋官场官场游龙浪子官场重生之风流官场官场风向标重生之官场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