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17章(1/1)

燕窠,皖南抗日救国军临时指挥部。

徐十九一瞬不瞬地看着地图,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凝重。

虽然整个计划都已成竹在胸,可徐十九难免也有些忐忑,没别的,因为对于皖南抗日救国军来说,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斗对于皖南抗日救国军而言,这仗若不胜,那便就是输了因为打不赢,控制不了池州或者铜陵,花重金从上海买回来的军需物资就没办法上岸,这也就意味着,皖南抗日救国军最终将一无所获。

相比之下,徐十九最担心的还是皖南支队第3团的表现。

皖南支队第3团刚刚编成,兵力较少,装备较差,战斗力差强人意,本来这只是一支用来虚张声势的偏师,徐十九压根就没想让他们打硬仗,但羽田老鬼子突然带着池州日军主力驰援铜陵,却直接把第3团推到了风尖浪口上。

如果第3团太快被日军打垮,以羽田老鬼子的多疑性格,恐怕又会起疑心

舒同文同样担心第3团表现,也很想从别的战线上抽调l个团去替3团分担压力,可遗憾的是,另外两个主力团都调不下来,都有任务在身说来说去,要发动这样一场大规模的攻势作战,皖南抗日救国军的兵力还是太单薄,加上皖南支队也仍然是捉襟见肘。

眼下,皖南抗日救国军的兵力已经用足了,其中十九支队担纲主攻,除了李双枪的第团没动,甚至就连杨大树的警卫营也已经调上池州前线,至于新四军皖南支队,要阻击江北合肥方向的小日本援军,又要负责牵制安庆的日军,还要负责阻击池州增援铜陵县的日军,三个团的兵力已经很勉强,又哪有更多兵力加强赵老茂第3团?

高慎行也担心皖南支队3团顶不住,劝徐十九道:“老徐,团的l营眼下就驻扎在青阳县跟泾县的交界处,这个营原本就是用来提防泾县国军的,距离皖南支队3团的阻击阵地也只有五十多里路程,急行军两个多小时就能够赶到,要不把这个营调上去?”

“不行。”徐十九却断然拒绝,团l营肩负着控扼泾县国军的重任,一旦把这个营调到小方山,则整个龙口的东大门就会向三战区的国军完全敞开,以顾祝同和上官云相的贪婪秉性,他们绝不会放过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

一句话,徐十九信不过顾祝同和上官云相人品。

高慎行其实也同样不相信顾祝同和上官云相的人品,当下便叹息道:“那就只能寄希望于赵老茂的第3团了,但愿老赵不要让我们失望。”

徐十九便回过头去看着舒同文,欲言又止。

舒同文当然知道徐十九想说什么,当下激动地说道:“大队长,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拿自己的党性保证,3团绝不会辱没皖南抗日救国军名声

舒同文话音方落,警卫营长王小毛便走进来,神情凝重地对舒同文说道:“支队长,刚刚接到友军送回来的消息,3团已经全团殉国了。”

“什么,全团殉国?”舒同文如遭雷噬。

老实说,舒同文有想过3团会表现得很英勇,却从未想过,竟会如此英勇

高慎行、牛四根等人也面面相觑,他们同样没有想过,一支刚编成的部队,竟然就有如此强的战斗力,以前还真是小觑了阿文。

徐十九也是勃然色变,沉声说道:“3团的弟兄都是好样的”

然后,徐十九又转身看着舒同文,肃然说道:“阿文,我为刚才怀疑3团战斗力一事,向你郑重道歉,我更要向3团全体官兵道歉”

说完,徐十九又转身向着小方山方向深深鞠躬。

鞠完躬,徐十九又起身问王小毛:“小毛,池州日军现在到达什么位置了

赵老茂的第3团在小方山表现如此英勇,羽田老鬼子再是多疑,此刻也该相信皖南抗日救国军将铜陵作为主攻方向了,那么现在,他多半已经带着池州日军主力深入铜陵,再接下来,就要看李子涵第l团的表现了,看他们是否有能力将池州日军主力拖在铜陵县境内。

“没有,池州日军仍在小方山附近。”然而,王小毛接下来的话却让徐十九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池州日军还在小方山附近?”徐十九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司令,是这样的。”王小毛解释说,“3团在跟池州日军激战的时候,国军第40师就已经在小方山右侧构筑好防线,现在第40师已经跟池州日军交上火了。”

“第40师?陈士章的部队?”徐十九瞠目结笑,说道,“怎么会这样?”

高慎行、舒同文还有牛四根等人顷刻间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千算万算,就没算到黄百韬和陈士章会横插一杠进来,黄百韬和陈士章怕是好意,可他们把羽田老鬼子的池州日军主力挡在小方山以西,直接就打乱了皖南抗日救国军的部署。

因为眼下池州日军主力还没有深入铜陵县境内,李子涵的第l团外加骑兵营就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拖住池州日军主力,而如果不能拖住羽田老鬼子的池州日军主力,那么池州这边可以说毫无胜算,这下局面变得复杂了。

“看来黄百韬跟张文清不一样,黄百韬还算是条汉子。”高慎行苦笑道,“不过,他的好心却给我们添了大麻烦,伤脑筋啊。”

徐十九也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其实国军绝大多数将领还是愿意抗日的,像韩德勤、朱怀冰以及上官云相之流,终究只是少数。”

“嗯,这点我承认。”高慎行深以为然。

别人不说,就说第58师的老师长冯圣法,还有第74军的军长王耀武,那都是响当当的汉子,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到现在,更有王铭章、饶国华、萧山令这样壮烈殉国的高级将领,而且这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批人

正因为这些人存在,中国才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没有亡国。

当下徐十九又说道:“等这一仗打完,我一定要去趟泾县,会会这个黄百韬。”

然而,徐十九话还没有说完,警卫员刘大骨头就匆匆进来,报告说,第l师的一个团已经出现在了黟县跟龙口县交界,动机不明。

“第19沛?陶广的部队?”高慎行皱眉道。

“陶广进步倾向明显,跟我党关系也一直不错,按说不应该啊。”舒同文也颇为困惑。

“你们恐怕还不知道,陶广已上调第三战区长官部任中将参议,虽然还兼着第p军军长职务,却已经失去对第p军的掌控了。”徐十九有军统的情报做支撑,所以知道陶广跟上官云相、顾祝同还有蒋委员长之间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这就难怪了。”高慎行恍然大悟,沉声道,“上官云相这狗东西,还真是记吃不记打”

舒同文也说道:“幸好大队长没把老李的团调上前线,要不然,现在的局面可就被动了。”

徐十九点点头,吩咐刘大骨头道:“大骨头,你派人回去转告老李,跟他说,19沛如果仅仅只是逗留在两县交界,不踏入龙口也就罢了,他若敢踏入龙口半步,就给我狠狠打,上官云相这狗东西,不把他给打疼了,他恐怕不会长记性。”

高慎行补充道:“老徐,最好直接给上官云相发个电报,警告他一下”

舒同文附和道:“我同意老高的意见,不过措辞要注意,尽量别刺激到上官云相,应该从政治角度对上官云相施压,说到底,上次皖南事变之后,蒋委员长都已经公开表明态度,今后不再主动挑起国共两党之间摩擦,上官云相未必就敢轻易挑事。”

“嗯。”徐十九也觉得有道理,当即叫来一个参谋,安排给上官云相发电报。

按说,上官云相怎么都是集团军总司令,徐十九作为下级主官给他发电报,至少也要亲口草拟电文,以表示对上官云相的尊重,可是,徐十九一贯就很讨厌跟上官云相这类人接触,而且更加不会拿上官云相当回事,所以也就顾不上这些。

徐十九连顾祝同的面子都不买,又何况上官云相?他才懒得费心思去斟字酌句草拟电文,所以直接就把这个任务交给参谋处,然后又拉着舒同文、高慎行、牛四根等人聚集到地图前,开始了紧急兵棋推演。

由于陈士章第40师的横插一杠,使战场态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所以,徐十九他们就必须重新进行兵棋推演,看看是否有可能借助第40师的力量将羽田老鬼子的池州日军主力拖在小方山附近,为第二旅拿下池州赢得足够的时间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承包大明逆袭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都市潜龙黑帝99次宠婚:宝贝,别害羞云家小九超皮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