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6章 打炮楼(1/1)

第二天深夜,约定时间一到,事先潜入敌后的皖南抗日救国军、新四军一百多个排同时向事先选定的目标发起了进攻,小日本几十个据点、炮楼,几十条公路以及壕沟同时遭到了攻击,这之后,藤堂高英的电话机就没停过。

藤堂高英把电话机交给副官,自己却走进了隔壁作战室里。

作战室里已经搭起了巨大的摸拟沙盘,几个作战参谋正将一面面的小蓝旗插到沙盘上,时不时就会有通讯人员疾步入内,将最新的战报抄送过来,几个作战参谋便会根据最新战报往沙盘上添加蓝色小旗。

到凌晨两点过,各处战报都汇总上来,沙盘上已经插了百多面小蓝旗。

看着沙盘上密密麻麻的小蓝旗,宪兵队长羽田很有些心惊肉跳,他还真没想到,皖南抗日救国军不动则已,一动却就是这样的大手笔,从目前汇总的战报看,参与攻击的中国军队至少有一百五十多个排,这相当于六个团的兵力

“怎么样,羽田桑?”藤堂高英的神情却非常轻松,微笑着说,“现在,你对皖南抗日救国军的真正实力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了吧?”

“哈依。”羽田重重鞠首,说道,“将军阁下说的对,皖南抗日救国军,的确是一支不可轻侮的军队,我之前,的确是有些小瞧他们了。”

藤堂高英摆了摆手,接着说:“不过,羽田桑,你也不必过高估计皖南抗日救国军的实力,从沙盘看,情形似乎极为吓人,不过从实战层面考量,皖南抗日救国军的这一波破袭攻势,其实不足虑。”

羽田不解地问:“将军阁下为什么这么说?”

藤堂高英没有回答羽田问题,而是反问道:“羽田桑,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向任何一处遭到攻击的据点或者炮楼派出援军,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羽田闻言一愣,这才想起来,藤堂高英还真没有向任何一处派出援军。

“知道我为什么不派援军吗?因为没必要。”藤堂高英道,“皖南抗日救国军将兵力分得这么散,每处参与攻击的兵力充其量也就一两个排,这么点兵力也就破袭一下公路或壕沟,要想攻破有皇军驻守的炮楼甚至据点,却是痴心妄想,毕竟,皖南抗日救国军的重武器极有限,他们缺乏有效的攻坚手段。”

羽田下意识地点头,事实好像的确是这样。

藤堂高英接着说道:“所以,这次大规模的破袭作战,其实就是花架子攻势,除了看起来挺吓人以外,很难对皇军造成真正意义的杀伤,等到明天天亮,我反手一击就能够让皖南抗日救国军付出沉重的代价”

(分割线)

离鹿麂坑十里的大沙坳,小日本修了座炮楼,4团l营连负责拔掉这座炮楼。

入夜之后,刘排长就带着全排四十名官兵悄悄进入到了炮楼外围潜伏,约定时间一到,刘排长便下达命令,向炮楼发起了进攻。

不过炮楼里驻扎了一个班的日军,还有一挺机枪,所以攻击并不顺利。

当王根生、王大爷挑着夜宵担上到阵地上时,战斗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因为缺乏有效的攻坚手段,突击小组始终无法靠近炮楼,在伤亡了十几名战士后,刘排长只得暂停进攻,把几个班长召集起来,商量对策。

“刘排长,怎么停下来,不打了?”王根生放下夜宵担,问。

刘排长道:“小日本火力太猛,强攻代价太大了,得另外想辙。”

王根生看了看几百米外的炮楼,发现小日本的炮楼修得很刁钻,四面都是无遮无掩的开阔地,人员很难靠近炮楼,真不惜代价的话,填进去一两个排也许能拿下这座炮楼,但这代价显然是承受不起的。

“同志们,来来来,先吃宵夜,先吃完宵夜再说。”王大爷却不顾这些,放下夜宵担就开始招呼四周坐着的战士,战士们打了半夜,早已饿得肚子咕咕叫,当下纷纷聚拢过来,打开桶盖一看,里头装的是热腾腾的乌皮麦果。

乌皮麦果是南方一种常见吃食,用麦皮碾碎掺入少量面粉,再捻成藤状,蒸熟,所以又叫捻藤麦果,不怎么可口,但在这个战乱年代,地主家都没有余粮,能够吃饱肚子就很不错了。

王根生也拿了根。

看着手中弯弯曲曲的乌皮麦果,王根生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当下跑到刘排长跟前说道:“刘排长,我有法子了。”

刘排长精神一振,也顾不上吃宵夜了,问:“什么法子?”

王根生道:“小鬼子这炮楼修得刁钻,四周都是开阔稻田,这让我们的战士在进攻时候找不着掩护,整个身体完全暴露在小日本的枪口之下,不过反过来,这也给小日本自己埋下了败亡的隐患。”

“哎呀,王于事你就别掉文了,快说,什么法子?”刘排长急了。

王根生道:“办法其实很简单,这不都是稻田么?应该很容易掘开,我们完全可以掘条坑道,直达小日本炮楼下,然后就能用炸药炸掉狗日的炮楼了。

“问题是,小日本的机枪也能打进坑里来啊。”刘排长脑筋还没转过弯来

“你傻啊,别直愣愣往前挖啊,把坑道挖成乌皮麦果这样的之字形,小日本的机枪不就打不到了?”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招?”刘排长恍然大悟。

想通后,刘排长当即把三个班长叫到跟前,命令三个班轮流挖壕沟,这一片稻田土质松软,黏土层下面又是沙壤,结果仅用时不到两个钟头就往前挖了百多米,一直迫近到了小日本炮楼下。

小日本也意识到了不妙,先是往外扔手雷,可是因为天黑,手雷很难准确地落进只有两尺来宽的坑道之中,发现扔手雷不行,小日本又组织兵力冲锋,试图将挖坑道的战士消灭在坑道中。

可这样一来,局面就变成了小日本打进攻,]防守了,最后战士凭借刚刚挖出的坑道给了小日本一下狠的,出击的六个日本兵全被打死,剩下的几个日本兵就再不敢出来,只能躲在炮楼里面负隅顽抗。

很快,坑道就挖到了炮楼底下,一名战士用尖头镐在炮楼地底下挖了个洞,再把带来的两个炸药包一股脑塞进去,十几秒后,大沙坳猛然腾起股巨大的烟尘,等烟尘散尽,发现小日本的炮楼早已经塌了半边。

刘排长带着十几个战士冲进了摇摇欲坠的炮楼,发现负隅顽抗的几个日本兵横七竖八躺在炮楼里面,一个个七窍流血,都已经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给震死了。

(分割线)

对于龙口县许多日军而言,这是个漫长的夜晚。

不过再漫长再难熬的黑夜,也终究有结束时候。

羽田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双眼,抬头对藤堂高英说:“将军阁下,天亮了,皇军是不是该反击了?”

“嗯,是时候了,不过在反击之前,必须先恢复各据点、炮楼的通讯。”藤堂高英说此一顿,又扭头吩咐副官,“命令,工兵队全部出动,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各个据点、炮楼的通讯,快”

“哈依。”副官重重鞠首,转身走了。

目送副官的身影出门而去,羽田不解地问:“将军阁下,有道是兵贵神速,为什么不趁现在支那军还没来得及撤走时打反击,而非要等工兵首先恢复各据点、炮楼的通讯呢?等恢复了通讯,只怕就晚了。”

“不晚,中国有句老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藤堂高英阴阴一笑,接着说道,“只有等工兵恢复了通讯,我们才能知道哪几处据点或炮楼被摧毁了,只有这些方向,皇军才需要重点打击,至少其余方向,就不必过于较真了。”

不得不说,藤堂高英这个老鬼子还是有点儿水准的,他知道全面开花之后,必然就是处处不结果,只有集中力量于几个重点方向,才能取得最大的收获,而,那些有实力摧毁炮楼、据点的小股中国军队,多半就配有重武器,这才是值得皇军大动于戈的重点目标。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承包大明逆袭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都市潜龙黑帝99次宠婚:宝贝,别害羞云家小九超皮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