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5章 练兵(1/1)

秋收一结束,十九支队就展开了大规模的冬季练兵。

二龙山一战,给十九支队的新兵蛋子提供了极其宝贵的实战经验,但要想将这些宝贵经验转化为战斗力,还需要大量的总结。

军队的战斗力就像是一层窗户纸,许多时候,部队的训练水平其实已经达到了要求,可是战斗力就是上不去,到了战场之上,跟久经战阵的老兵们一对阵,立刻就会原形毕露,这不是因为训练差,或者装备差,而是因为经验不足

譬如说防炮,老兵们听声就能够分辩出弹着点。

譬如说冲锋,老兵们就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规避,什么时候应该加速。

又譬如说白刃战,老兵们就懂得用最简单直接的招数将对手解决掉,而新兵虽然懂得这个道理,可在实战中,他们立刻就将平时训练的要诀忘记得一于二净了。

有些东西,光靠训练是练不出来的,得从实战当中去总结,去发现。

所以才说,只有经历过实战的检验,新兵蛋子才能成长为一名老兵。

但既便有了实战经历,新兵在向老兵过渡的中间,仍需要总结教训丨

作为一名优秀指挥官,作为一名十九路军的老兵,徐十九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不等秋收结束,他就指示各团、各营展开了大规模的总结,就二龙山战斗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官兵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

然后,徐十九便策划了这次大规模的冬季大练兵。

练兵的科目也极具针对性,是在日军大兵压境的前提之下,实施的化整为零,从内线跳到外线去,继续战斗。

徐十九非常清楚,二龙山战斗虽然胜利了,但小日本绝会不会就此罢休。

最多不出半个月,小日本必定会卷土重来,而且,这一次,小日本极可能会出动联队甚至旅团级别的大部队,到那时候,十九支队将面临空前的压力,所以,提前演练一下化整为零,从内线跳到外线,是非常有必要的。

事实上,秋收正紧张时情报处就曾得到可靠消息,小日本独立混成第14旅团的旅团长藤堂高英因为侄子身亡迁怒于十九支队,扬言要血洗龙口给他的侄子殉葬,十九支队也迅速进行了动员,并做好了艰巨战斗的准备。

不过,藤堂高英的报复企图最终没能够成为实现。

因为今年夏天,关东军在诺门坎战役中惨遭失败,日军大本营为了鼓舞士气,同时继续从军事上给国民政府施加压力,于是便同意了冈村宁次所提出的长沙会战的请求,第一次长沙会战于9月初在赣北、鄂南、湘北各战线同时打响。

在赣北、鄂南战场,小日本取得出了预期的效果。

但在湘北的主战场,日军的作战行动却并不顺利。

会战刚开始,蒋介石再次发扬了“瞎指挥”风格,并且一反之前寸土必争的态度,指示薛岳别轻举妄动、务以保存实力为第一要务,言外之意就是让薛岳不要跟小日本硬拼,必要时可以放弃长沙,反正在去年那场大火之后,长沙已经成为一片瓦砾。

很显然,在连续经历了南昌会战、随枣会战的失败之后,蒋介石已经从一个极端走入了另一个极端,南昌会战、随枣会战前,蒋介石脑子发热,极力主张跟小日本决战,可在南昌会战、随枣会战后,蒋介石却心虚了。

不过,已经是第九战区代理总司令长官的薛岳却再一次拒绝了蒋介石的指示。

薛岳搞了个天炉战法,总方针是后退决战,争取外围,具体措施则是化路为田、运粮上山,天炉战法说起来玄乎,其实就是留一部份军队在外围,避敌锋芒打运动战,再以主力死守长沙城,然后破坏道路,让小日本的机械化重装备陷在烂泥田里。

等小日本的主力部队进入洞庭洞、幕阜山之间的预设战场,同时发动外围部队,配合长沙城内的主力向小日本发起向心攻击,薛岳在湘北摆了盘大棋,又像是架了具洪炉,想要把冈村宁次的第ll军主力一家伙给炼了。

冈村宁次跟薛岳可谓棋逢对手,战略上,冈村宁次要比薛岳出色,但在战术上,薛岳却明显要比冈村宁次更厉害,面对薛岳的天炉战法,冈村宁次办法不多,湘北战场的日军很快就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

经过仔细权衡,冈村宁次认为既便继续前进,战领长沙,也不可能再达成战前制定的战术意图了,于是果断下达撤退命令,同时,为了迎击趁势反攻的国军,冈村宁次将辖下所有能够调动的野战部队都调上了前线。

此时,负责警戒整个皖南的独立混成第14旅团就不能轻举妄动了。

正是在这一大前提下,藤堂高英想要血洗龙口县的企图化为了泡影。

但是,藤堂高英的企图这次没能得逞,并不意味着他就打消了念头。

等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主力安全撤回,等中日两军的战线重新稳住,藤堂高英一定会再次把目光投向龙口。

所以,这次冬季大练兵,直接关乎着十九支队的生死存亡

(分割线)

经过一整个冬季的演练,十九支队各团战斗力有了显著提升。

当然,这些提升仍旧是纸面上的,还得经受再一次的实战检验。

不过徐十九有信心,在将来的战斗中,十九支队将不再是原来的十九支队,不敢说跟淞沪会战前的十九大队比,但至少跟德安会战中的十九大队有得一拼。

不过,也仍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徐十九出席了第l团的总结会,不是因为第l团的表现优秀,而是因为第l团在这次大练兵中表现最差。

第l团之所以表现不佳,李子涵这个团长要负最大的责任。

其实,李子涵对于十九支队现在采取的战术有着本能的抵触,因为这套战术分明是从共产党那里学来的,按说李子涵并非中央军校出身,更非黄埔出身,但他对共产党的成见却是根深蒂固,甚至比中央军校出身的鲁建帮都更深。

李子涵对麻雀战术有成见,这势必影响到底下的军官,这就导致第l团官兵在执行战术时不彻底,演习中常荒腔走板,大练兵效果也就打了折扣。

徐十九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认为有必要跟李子涵好好谈谈。

“子涵,我不管你对共产党有着怎样的成见,但这不能成为你抵触麻雀战术的理由,不管是不是狗皮膏药,只要能够拔脓那就是好膏药,同样道理,不管什么战术,只要能够帮助咱们打胜仗,那就是好战术,那就值得我们效仿

“没错,共产党是浑身泥土气,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身上就一无是处。

“共产党在江西、在陕北跟国军纠缠了十年,国民政府倾举国之力,却始终无法剿灭共产党的部队,你就不觉得这中间存在某种原因么?你就不觉得,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屡屡挫败国军的围剿,不是因为战术得当么?”

“还有,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几次大型会战的结果已经证明,国民政府那套硬碰硬的战术不可取,这只会白白消耗我们宝贵的兵力,而共产党所采取的麻雀战术却对日军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这些,难道你就看不到?”

面对徐十九一连串的诘问,李子涵无言以对,他承认,自己的确有些意气用事了。

徐十九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子涵,你的悟性其实不错,至少在十九支队,我还没有看到有人比你的悟性更好,如果你能摆脱个人好恶对你的影响,你就将进入另一个更高的层次,作为一名优秀指挥官,不该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

李子涵默然不语,只是刚才高昂着的脑袋却耷拉了下来。

“你好好想想吧。”徐十九拍了拍李子涵肩膀,转身出了团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承包大明逆袭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都市潜龙黑帝99次宠婚:宝贝,别害羞云家小九超皮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