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4章 怒火(1/1)

野口隆幸跟千叶花子正相拥而泣,外面忽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遂即,刚才被野口隆幸踹翻在地的那个日本军官去而复返,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身强力壮的日本兵,那个军官并非不认识野口隆幸,军衔也要比野口隆幸低,野口隆幸是少佐,而他只是大尉,但他根本不在乎。

在小日本军中,除了看得见的军衔等级,还有看不见的出身等级,有些小军官虽军衔不高,可由于出身高,常常能成为高级军官的座上宾,被野口隆幸赶走的这个小军官就是这一类,他是独立混成第14旅团旅团长藤堂高英的侄子,藤九郎。

有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见了野口隆幸,藤九郎就大吼起来,他身后十几个身强力壮的日本兵不由分说,也蜂拥上来围殴野口隆幸,野口隆幸虽然强壮,可在近身肉博也不可能招架住十几个人的围殴,很快被打倒在地。

千叶花子奋不顾身冲上前来,想用自己身体护住野口隆幸,却被藤九郎拉到了旁边,藤九郎甚至还将千叶花子摁倒在地,再次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裳,很快,千叶花子便被剥得一丝不挂,饱满的乳峰,平坦的小腹还有雪白滚圆的大屁股都露了出来。

藤九郎两眼发红,不断发出病态的狂笑,一边用力扳开千叶花子并紧的双腿,竟准备当众强奸。

未婚妻当着自己的面被人强奸,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何等的侮辱?

既便是再懦弱的人,只怕也是忍受不了这样的侮辱,何况是野口隆幸这样的武士?

野口隆幸终于怒了,混战中不知道从哪个日本兵身上摸到一把短刀,噗噗两刀就将压在他身上的两个日本兵抹了喉,等另外几个日本兵反应过来,野口隆幸早已经挣脱束缚,开始了疯狂而又血腥的杀戮。

如果只是打架斗殴,既便是最强的剑手也绝对于不过十个以上同伴。

但如果是生死相博,结果就截然不同了,因为许多剑道技巧就是用来杀人,而不是用来打架斗殴的,失去了身体以及心理的束缚后,野口隆幸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狮子,对围攻他的十几个日本兵展开了疯狂的反击。

只片刻,十几个日本兵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藤九郎呆呆地望着浑身是血、一步步逼近的野口隆幸,甚至忘了要从千叶花子身上翻下来,看四周,刚刚还在围殴野口隆幸的十几个士兵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殷红的鲜血正顺着野口隆幸手中的短刀淌下来,藤九郎终于害怕了。

“野野,野,野口桑,你你,你要,你要于什么?”

巨大的恐惧使藤九郎说话都不利索了,已经杵进千叶花子体内的男根也在顷刻之间软化成了鼻涕虫。

野口隆幸没有吭声,他一步步地过来,将藤九郎拎了起来。

藤九郎极力想反抗,但野口隆幸的大手就像一只铁钳钳住了他的咽喉,使他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浑身的劲,一点也使不出来。

野口隆幸卡着藤九郎的咽喉,将他用力拎起来。

千叶花子终于恢复了自由,忙不迭地从旁边扯过一块布片盖自己身上。

野口隆幸没有看千叶花子,此时此刻,他的头脑已经完全被怒火充满,他卡着藤九郎脖子将他拎起,手起刀落,就将藤九郎的命根连同俩蛋切了下来,血光飞溅,藤九郎的身体顿时间便剧烈地抽搐起来,因为咽喉被卡住,所以发不出惨叫声。

野口隆幸左手一松,藤九郎便噗地落在了地上,遂即杀猪般惨叫起来。

野口隆幸又跟上来,从背后将藤九郎骑在胯下,左臂掴住藤九郎额头,将他的脑袋往后用力抬起来,右手握紧短刀已经抵住了藤九郎脖子。

这时候,近藤沙龙的老板近藤次郎终于赶过来。

附近正在寻欢的十几个军官也纷纷过来看热闹,看到四号包厢里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及喷射得满屋子都是的血迹,近藤次郎和十几个军官吓坏了,有人便赶紧去报告伊藤茂,等伊藤茂和河野俊赶到时,正好看到刚才那一幕。

“野口桑,不要”伊藤茂赶紧挥手制止。

河野俊也吓坏了,藤九郎可是藤堂高英的亲侄子,野口隆幸要是把他杀了,藤堂高英能饶得了他?震怒之下,藤堂高英极可能还会重新追究二龙山惨败的责任,这样,伊藤茂和他河野俊只怕都难逃切腹自尽的下场。

遗憾的是,野口隆幸就跟没听到似的,右手稍稍一用力,锋利的短刀便在藤九郎脖子上剌开一道血口,这一刀看似不用力,却把藤九郎的脖子整个切开,右颈侧的大动脉也被割断了,鲜血一下喷溅出来,有几滴还溅到了伊藤茂脸

伊藤茂的表情瞬间凝固,好半晌后才叹息道:“野口桑,你闯大祸了。”

野口隆幸却没任何反应,抖手扔了短刀,又转身去扶蜷缩在墙角的千叶花子,不过当他双手触及花子身体时才发现,花子的身体竟在轻微地颤抖着,野口隆幸立刻意识不对,当他想做点什么时,却已经晚了。

一缕污血已经顺着千叶花子嘴角滑下来,她已经服毒了。

“为什么,花子,你为什么要这样?”野口隆幸就像受伤的野兽,哀嚎起来。

“欧米加,能够在临死之前看到你,花子就已经满足了,满足了……”千叶花子微笑着望着野口隆幸,声音逐渐轻下去,然后头一歪气绝身亡。

(分割线)

“不,不……”

藤堂高英愤怒地咆哮着,军刀挥舞,将办公室里的一切斩成了碎片。

伊藤茂不敢隐瞒,藤九郎的死讯第一时间传到了九江,报告给了藤堂高英

藤堂高英没儿子,他只有两个女儿,所以对于藤九郎这个侄子非常的看重,平时一直都当成家族接班人培养,就在半小时之前,藤堂高英刚刚签发了一封推荐信,推荐藤九郎去报考陆军大学,藤堂高英对藤九郎很有信心,认为他必然会考上陆军大学。

然而,现在,无情的事实却给了藤堂高英残酷的一击,藤九郎竟然死了。

而且,藤九郎还不是战死的,而是被自己人给杀死的,而且死因还是极不体面的争风吃醋,这样,藤九郎既便死了,也捞不到烈士的称号以及相应的荣誉,帝国军人,只有为帝国为天皇陛下战死在战场上,才能够获得烈士称号。

“野口隆幸,野口隆幸,野口隆幸”藤堂高英剧烈地喘息着,两眼圆睁,死死地盯着面前最后剩下的,完好无损的大办公桌,下一刻,藤堂高英猛然举起军刀,照着大办公桌狠狠斩落,只听噗的一声,完整的办公桌便被斩下了一角。

这全力一刀,耗尽了藤堂高英的体力,他颓然坐回了太师椅上。

片刻之后,藤堂高英先给第ll军司令官打了个电话,又将副官叫进来,下达了开拔命令,藤堂高英已经请示过冈村宁次,将亲率独立混成第ll旅团主力前往龙口清乡扫荡,他不仅要杀了野口隆幸,还要杀光龙口县的所有中国人。

藤堂高英要龙口县血流成河,去给他的侄子殉葬。

(分割线)

野口隆幸被关进了宪兵队的囚牢。

宪兵队长被关进了宪兵队的囚牢,这也算新闻了。

自打被关进宪兵队的囚牢,野口隆幸就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坐姿,人来了他不理会,送来饭菜他不吃,就连水他都不喝。

伊藤茂已经来看了野口隆幸两次,内心也颇挣扎。

一方面,伊藤茂真的不愿意看到野口隆幸被处决,可另一方面,他更清楚,旅团长绝对饶不了野口隆幸,事实上,不仅仅野口隆幸会被处决,就连他和河野俊,只怕也会被送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当然,如果他们愿意切腹自尽的话,也可以免于审判。

可是说真的,伊藤茂既不想上军事法庭,更不愿意切腹自尽,昨天发生的惨剧,已经极大动摇龙口日军的信念,他们谁也无法确定,将来有一天,他们的妻女是否会被送来中国沦为慰安妇?圣战,圣战,难道就是这个样子?

河野俊屏退了士兵,凑到伊藤茂耳畔说:“大队长,咱们跑吧。”

“跑?”伊藤茂先是神情一动,遂即摇头叹息道,“又能跑哪去?”

“先跑了再说。”河野俊道,“无论如何,先想办法活下去再说,只有活着,将来才有回国的机会,才有机会见到亲人。”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承包大明逆袭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都市潜龙黑帝99次宠婚:宝贝,别害羞云家小九超皮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