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5章 军统的女人(1/1)

李牧驾驶着边三轮摩托车,开得风车斗转。

不得不说,李牧在驾驶方面的天赋上,要明显高过高慎行大截,尽管接触摩托车时间还不长,可李牧的车技却已经有了青出于篮而胜于蓝的趋势,既便是在崎岖的山间公路上,李牧也仍能将边三轮开得风驰电掣。

就连高慎行这么个大胆的人,都再三让李牧慢着点开。

徐十九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他在考虑另外一件事情。

就在今天上午,高慎行从县城回盘石寨的路上,遇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虽穿着粗布衣裳,装束得像山民,可高慎行还是凭着老兵的直觉,判断出他们也是军人,尤其是他们的手心、手指长满老茧,这是长期操枪才会出现的特征

最令高慎行起疑的,还是这两个人正沿路打听皖南抗日救国军的消息。

于是高慎行就悄悄跟了上去,可高慎行毕竟不是特工出身,而这两个人又极警觉,他们发现高慎行在尾随他们,并在一片小竹林里设套伏击了高慎行,可惜的是,高慎行远比他们想象中要厉害得多,最后反而栽在了高慎手的手里

高慎行初步审查过,却毫无收获,这两个人的口风紧得很,从身上也没搜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高慎行便把他们押回到县城,暂时关在宪兵队司令部,交由牛四根的人看管,自己则骑上边三轮,赶紧回盘石寨向徐十九报告。

“老徐,你说会不会是那边的人?”高慎行没头没脑问道。

“不好说,从你刚才说的情形看,可能性不小。”徐十九道。

“如果真是那边过来的人,那局面可就复杂了。”高慎行皱眉,当初离开部队时,高慎行原以为到敌后打下一块地盘,独立自主开展抗战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可到了敌后,真当他们打下了一块地盘,才发现,事情远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虽说龙口的小日本给灭了,可那么多股土匪还没肃清,各个乡镇的乡绅、族长也还没有流露出要配合的意思,县城的商家、大户也还在骑墙观风,皖南抗日救国军所面临的局面还真不是一般化的复杂,该怎么处理,还真是考较人的活计。

高慎行就想想都觉得头大,道:“老徐,你打算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徐十九却早就有了计较,不容置疑道,“原则只有一个,我不管你是什么军或者什么党,只要来了龙口县,来了我们皖南抗日救国军的地盘,那就得听我的,在龙口县,我绝不允许别的性质的武装存在。”

高慎行说道:“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怕是不容易吧?”

高慎行的担心并非多余,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现阶段都不是小小的皖南抗日救国军所能得罪的,尤其是共产党,他们在敌后战场上的发展简直惊人,就说新四军,据说已经有了七个支队、几十个主力团,兵力将近八万人

还有国民党,国军主力虽然到不了龙口,可无论三战区、五战区,或者九战区,派谴一两个主力团过来,却还是不难的,以皖南抗日救国军的实力,别说是一个团,就派一个营的正规军穿插过来,只怕也吃不消。

“是不容易,但再难还能比万家岭更难?”徐十九淡淡地道。

“说的也是,看来是我想太多,自己吓唬自己了。”高慎行哑然失笑,摇着头道,“咱们连小日本都不怵,还会怕了这些想来捡落地桃子的人?他们想来,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无论明的暗的,阴的、阳的,咱们全都接着便是。”

徐十九说道:“这只是最坏的情形,人家未必就是来捡桃子的。”

高慎行却不以为然,摇着头道:“共产党的人没接触过,他们会起啥心思不知道,不过国民政府的人却绝不会安什么好心,就说军统的那个李玉仙,别看她当面有说有笑的,像个邻家女孩般可亲,可转过身去指不定会在背后使出什么坏招。”

说到李玉仙,李牧便也来劲了,说道:“大队长,老高说的对,李玉仙那个骚娘,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回去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搬弄是非呢,说不定过几天三战区或者九战区就派部队来龙口县了,你就不应该放了那个骚娘。”

“该来的终究会来,就不放走李玉仙也会来,不该来的终究不会来,就放了李玉仙也照样不会来。”徐十九说了句偈语,又接着训丨斥道,“还有小牧,别开口闭口骂人家骚娘,李玉仙哪骚了?她对你发骚发浪了?”

李牧扭过头,冲背后的高慎行吐了吐舌头。

“好好开你的车,别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着女人。”高慎行劈手在李牧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又道,“再说军统的女人,你也敢想,作死啊?”

徐十九和高慎行都看出来,李牧似乎对李玉仙起了心思,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两人都比李牧多了许多阅历,都知道军统前身就是复兴社,这可是一个极端组织,他们行事的唯一准则就是忠于领袖,别的,在他们眼里就屁都不是

所以军统的女人,沾上了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分割线)

渣梓洞原本是一处小煤窑,因产出的煤多渣土而得名。

在数年之后,这里就将成为臭名昭著的渣梓洞集中营,败逃台湾之前,国民党在渣梓洞集中营屠杀了三百多共产党人,可现在,这里却还只是军统局刚刚筹建的一处训练营,专门用来训练刚刚招募的青年特工。

射击场上,叶茹雪举枪对准一名死囚,却迟迟无法扣下扳机。

为了锤炼受训丨特工的心理,被枪决的死囚并没有被蒙住双眼,而且还正对着射手,面对着死囚或恐惧、或麻木又或者哀伤的眼神,要想冷酷地扣响扳机,从很近距离将子弹射入对方面门,再看着对方面门绽裂,血浆、脑髓飞溅,要做到这一点,还真不容易。

绑在叶茹雪面前的是一名年轻的少女,很瘦,据说她曾帮助日本人窃取机密,所以被当局判了枪决,想到对方跟自己一样都是花季少女,而自己这一枪下去,对方立刻就要香消玉殒,而她的父母亲人又不知该有多么哀伤,叶茹雪就再无法扣下扳机。

毛人凤站在叶茹雪身边,冷酷地说道:“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特工,你就必须摒弃所有的情感,同情、亲情、友情甚至爱情,都将成为你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你必须毫不犹豫地把一切情感踩在脚下,在你的信条中,只有领袖不能背叛”

“处座,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叶茹雪痛苦地闭上了美目。

“不,你能做到,我相信你能行。”毛人凤冷酷地盯着叶茹雪,一边说道,“小雪,你有着很高的天赋,你拥有成为一名优秀特工的全部潜质,现在只不过是一道小小的坎,我相信你能够迈过去,小雪,你一定能行的。”

叶茹雪虽闭着眼,可眼面前却全是那死囚哀伤、绝望的眼神。

一想到自己这一枪下去,就要结束一个花季少女的生命旅程,叶茹雪握枪的右手就禁不住的发颤,打固定靶、移动靶,叶茹雪已经可以百米内弹无虚发,可近距离击毙一个死囚对于她来说,却是如此的艰难。

毛人凤的声音还在耳畔一遍遍重复。

“相信自己,要相信自己,你能行。”

“在你面前的不是一个人,只是一具人形标靶而已。”

“甚至连你自己也不是人,只是一架人形机器而已。”

“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特工,你就必须忘掉自己是人。”

在毛人凤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之下,叶茹雪的心理终于被逐渐的催眠,当毛人凤第九十八次反复强调后,叶茹雪终于扣下扳机,枪声响过,那名女囚的面门从鼻梁中间猛然间绽开来,飞溅的血浆、脑髓溅了叶茹雪一脸。

开完枪,叶茹雪就如同虚脱般瘫坐在了地上。

“很好,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毛人凤却是满脸赞赏。

叶茹雪跨过这道心理关比毛人凤预计的要早了半个月,这意味着,叶茹雪能够提前半个月通过培训丨更意味着秘密战线将能提前半个月迎来一名优秀的特工,毛人凤坚信,叶茹雪一定能够在秘密战线上大放异彩。

“处座,狐仙急电。”秘书匆匆走进来,将一封电报递过来。

“小雪,你休息下。”毛人凤拍了拍叶茹雪肩膀,拿着电报走出了射击场,看完电报,毛人凤的脸色立刻沉下来,皖南抗日救国军竟然是由一群从第74军出走的老兵所组建的,这可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消息。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承包大明逆袭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都市潜龙黑帝99次宠婚:宝贝,别害羞云家小九超皮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