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千零九十七章 陆隐与叶仵(1/1)

叶仵此刻几乎与黑无神重叠,一方面承受黑色火焰燃烧,一方面又要承受无之世界的切割,但他强大的肉体却让黑无神惊叹,这两股力量居然没能第一时间摧毁此人。

“以阁下的实力,若加入我永恒族,可保你参与神选之战,得真神接见,成就至高无上的地位。”

叶仵目光阴沉:“废话。”

说完,也不知他做了什么,身体周边忽然扭曲,整个虚空瞬间泯灭,连无之世界都震颤,一刹那将自己与黑无神分开。

黑无神瞳孔闪过惊讶。

这时,几缕红色飘带飞舞,剑光自叶仵身后出现,一剑斩来,是棘逻。

快,太快了,这一剑快到几乎媲美时间,这便是棘逻的剑斩。

叶仵仿佛没有反应,被一剑斩断手臂,当剑锋掠过叶仵身侧,带起断臂的刹那,剑锋突兀爆裂,虚空再次泯灭,毫无迹象,棘逻整个人被泯灭的虚空横推出去,重重砸在黑色山脉废墟中。

叶仵一把抓住断臂,朝着高空星门冲去。

黑无神盯着叶仵,一条条黑线转瞬遍布高空,远远不是三条,三十条可比,这些黑线让叶仵第一次色变,他低头望去。

“留下吧,这第四厄域岂容阁下这么容易离开。”

叶仵目光紧盯着黑无神,抬起手臂,虽然只是单臂,却看得出呈抱圆之势,仿佛要将这天地苍穹囊括其中。

下一刻,黑无神看到了头顶,那被无数黑色线条布满的高空之上,化为了炉,似乎整个星空被压缩,炼化,而他头顶正上方,就是炉盖。

“天地熔炉?”黑无神大惊,不可能,这是始空间夏殇的天赋,此人怎么会拥有?

随着炉鼎成形,无法想象的压力降临,似乎要将这第四厄域彻底炼化。

首当其中的就是那些黑色线条,以及燃烧星穹的黑色火焰,在被恐怖压力炼化的一刻,直接熄灭。

叶仵趁机穿过黑色线条,通过星门逃离。

在他离去后,天地熔炉破碎。

黑无神出神望着高空,此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夏殇?不可能,夏殇虽有九分身之法,但可以施展天地熔炉的这个分身死了。

宇宙中不存在一模一样的天赋,但此人施展的绝对是天地熔炉。

棘逻走出废墟,抬起长剑,有些迷茫。

刚刚,发生了什么?

穿过星门,叶仵直接摧毁星门,这是他可以去第四厄域唯一的星门,一直保留着,就是威胁空寂,但现在不能留下了。

看了看断臂,没有鲜血流淌,他,是个没有血液之人。

不过断臂也确确实实是受伤了,那个斩断自己手臂的高手速度之快,他根本反应不及,还有那个第四厄域的主人,同样拥有莫测的实力,晚一步逃离,他都不知道有没有把握活下来。

呼出口气,叶仵抓紧断臂,朝着自己所在的地方而去。

不久后,叶仵看到了幽暗阴森的山脉,忽然的,他目光一凛,紧盯着山脉内。

与此同时,山脉内,陆隐与木刻齐齐看去,察觉到叶仵归来。

沉默片刻,还是陆隐先开口:“不速之客前来拜访,请前辈一见。”

叶仵看了看陆隐,随后目光落在木刻身上,木刻给他的感觉与那个斩断自己一臂之人类似,都是对武器执着,拥有强大凌厉之气的修炼者。

刚刚经历过被斩断一臂,他越发警惕。

“你们是什么人?”

陆隐道:“我与孥里文明有过一面之缘,无意中得知孥里文明被灭,恰好也发现前辈的弟子,所以来看看。”

叶仵看向叶生与叶笑笑:“你们过来。”

他在试探陆隐,看陆隐是不是以他的弟子威胁。

叶生忍不住看了眼陆隐。

陆隐背着双手,没有阻止。

叶生壮着胆子,朝着星空走去,同时带上了叶笑笑。

等叶生与叶笑笑来到身旁,叶仵目光才松了一些:“怎么回事?”

“师父,您受伤了?手臂怎么了?”叶笑笑惊呼。

叶生也注意到了:“是永恒族?”

叶仵皱眉:“你们不用管,到底怎么回事?”

叶生将发生的事说出,叶仵听后,目光闪烁。

看来这两人真不是敌人,至少不是永恒族的。

“师父,我说您去了永恒族找麻烦后,那个人还想着要不要去帮您一把呢。”叶笑笑低声道。

叶生低喝:“胡说,他什么时候说要去帮师父一把了?”

叶笑笑吐了吐舌头:“他那样子就是这么想的,我看的出来。”

“闭嘴,师父自有考虑。”叶生瞪了她一眼,他看陆隐可是相当不顺眼,毕竟被陆隐教训了一顿,却又不敢得罪。

陆隐依然待在山脉内没动,就这么等着。

他自然也看到叶仵手臂断了,猜测他遭遇了什么人。

按理说,第四厄域应该没有高手了才对,除非黑无神归来。

对于黑无神,他完全不了解,此人的过往,有什么手段,无从了解,唯一了解的就是此人貌似有种与瞳孔有关的禁锢之力,当初就是用三根线条将自己禁锢住,差点烧死。

叶仵降落山脉,来到距离陆隐与木刻不远之外,而叶生与叶笑笑被他打发去了其它地方。

“找我有什么事?”叶仵盯着陆隐,他忌惮木刻,但两人中,说话的一直是陆隐。

陆隐道:“前辈敌视永恒族?”

“非我同类,非敌非友。”

“既然非敌非友,为何又去找永恒族麻烦?”

“孥里文明被摧毁,这个文明于我有恩,而且我也警告过永恒族不要对孥里文明下手,同样是为了面子。”

陆隐懂了:“其实我们的文明也与永恒族交战,晚辈遍寻域外,想找可以联合的高手一起对抗永恒族。”

叶仵看向木刻:“回答你们的问题,只因为你们没杀叶生,我不是好客之人,你们可以走了。”

木刻与叶仵对视:“我做不了主。”

叶仵皱眉,他本以为陆隐只是木刻的代言人。

看向陆隐:“你才是做

主之人?”

陆隐笑道:“这位是我师兄,没谁做主,只是师兄不爱说话罢了。”

“前辈,你此去第四厄域,结果如何?”

叶仵目光一凛:“你知道那是第四厄域?”

“看来前辈也知道。”陆隐不奇怪,大天尊在六方会地位最高,能知晓永恒族六片厄域,而这叶仵,应该算是当下时空地位最高的,而且与空寂交过手,知道永恒族有六片厄域不是不可能。

空寂为了修炼才加入永恒族,以他的为人,虽然是叛徒,但告诉叶仵部分永恒族的情况,让叶仵忌惮,不是不可能。

叶仵沉声开口:“我对你们不感兴趣,也不想与你们多说,走吧。”

陆隐无奈,怎么这些独行强者一个个都这么个性,弃路人如此,这个叶仵也是如此。

想想倒是正常,如果好客,他也未必活到现在,永恒族可是无孔不入的。

“前辈就不担心永恒族报复?”陆隐问,没打算走。

叶仵目光扫过陆隐,又扫过木刻,沉默。

“看来前辈真不想多说什么,那么,对于孥里文明被灭,前辈就不想知道是谁出手的?”陆隐再次开口。

叶仵陡然盯向陆隐:“你知道?”

陆隐点头:“看来前辈在第四厄域已经知晓空寂死亡,不可能是他出手,而第四厄域之主黑无神常年不在,放眼第四厄域,没有高手会对孥里文明出手,其实吞噬孥里文明所有人类意识的,并非第四厄域,而是来自第二厄域。”

叶仵紧盯着陆隐,目光虽依旧冰冷,但却多了些什么。

他没有放弃为孥里文明报仇。

此人修炼之法很邪性,但通过他对叶生与叶笑笑的态度,陆隐大概了解此人的性格。

这样的人,对于孥里文明被灭一事,不会罢休。

幽暗山脉寂静无声,一具具尸体悬挂于树上,狂风吹过,带动了尸体飘动,看起来相当渗人。

陆隐与叶仵对视:“我可以告诉前辈灭掉孥里文明的人是谁,但也请前辈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叶仵神色不变:“说。”

他是冷漠的修炼者,不是商人,此刻分明已经将主动权交给陆隐,但这些,并不在叶仵考虑范围内。

陆隐指着山脉树上悬挂的尸体:“这些尸体怎么回事,所谓的共生尸体之法,又是怎么回事?”

叶仵目光一闪:“尸体,非我所为,我只是把他们搜集过来,而共生尸体之法,是我创造,我出生于仵作世家,六岁就已经超过父辈,对于尸体比对任何人都熟悉,却遭遇迫害,家破人亡,在师父的引导下踏入修炼之路,最终创造了共生尸体之法,跨越艰难修行之路,走到了如今的高度。”

“何为共生尸体?”

叶仵没有犹豫,直接回道:“本身与尸体共生,既是本人,也是尸体。”

“前辈对于人类与永恒族,如何看待?”陆隐追问。

叶仵看着陆隐:“既踏上修炼一道,对与错的界限就模糊,我只要确定,善对我者,善,恶对我者,恶。”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武傲九霄国之大贼封少的掌上娇妻超强升级系统明日传奇超凡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