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九十五章 头筹(1/1)

鞠躬感谢“00大头大头”打赏一百币支持鞠躬感谢“歼10雄鹰”大大、“糟黄瓜”大大、“强盗ncj”大大月票支持

黑夜掩藏去了很多东西,同时也给人黑sè的勇气和黑sè的yu望。这话对江林涛来讲是如此,对葛丽佳来讲也是如此,葛丽佳疯狂的o着他散发着男子气息的xiong膛。两团颤颤巍巍ting动的丰满不停的厮磨着他的xiong。身子扭动着靠近他的xiong怀。似乎想要和他融成一体。

似乎蓝纹在她旁边让她更为兴奋,江林涛忍不住甩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葛丽佳雪白娇躯的美tun上,顿时印出五道清晰的指痕,葛丽佳雪雪地呻yin了一声,回眸望着他,媚眼如丝,雪白的美tun却又疯狂的摇晃起来。

不知道葛丽佳在蓝纹耳边又嘀咕了些什么,总之蓝纹虽然没有完全配合,但是也没有推却

典型的胡天胡帝,荒唐无比

完事之后的江林涛最后还是从两nv的粉拳绣tui之中爬了起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毕竟在这套房子里还有另外一个nv孩,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还未走出象牙塔的nv孩来讲也许是不可思议的,若是看到此番景象,心里不知道会震惊到何种程度。

点着一支烟,完事之后的江林涛头脑也是无比的清楚:nv人好吃,麻烦难消。

蓝纹肯如此配合,显然是为了其家里的事情,虽然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是一场不关乎感情的游戏,也许就是一夕之欢今后便各走各的道,但是不管是一夕之欢也好,今后还有所瓜葛也罢,既然把人家吃了,该负责的东西总要负责,他和蓝纹之间的这档子事除此之外,该消除的隐患一定要消除。

但是显然现在不是时候,江林涛于是选择了暂时的冷处理,江林涛并没有在海连再逗留,第二天便返回了海螺

时间就在忙碌之中流逝,转眼已经到了年底,下半年,海螺就像一架加满油跑过磨合期的新车一般,飞驰向前。

市里需要评比的各种数据指标也基本上尘埃落定。

海螺人均收入增幅在全市名列前茅,特别是实行了贫困资金、农业合作社以及引进农业产业企业等一系列增加农民收入的措施,海螺农民增收更是明显。

海螺县财政收入比上一年度翻了一番,虽然gdp的总量还只是排名在全市区县的中游,但是gdp的增幅和财政收入增幅却是跃居全市第一,实际上海螺已经基本走出了财政困难的窘境,他已经提前超额完成了市里赋予他的最基本的任务。

所以在全市经济工作总结会上海螺县成了最耀目的明星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总结大会上,市长闫开阖毫不吝惜的把褒奖的言词送给了海螺县,引来周围的书记县长们侧目不已。以至于坐在台下的郑来怀和江林涛都能感受到那些眼神中带着的yàn羡和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嫉妒。

其他书记县长的本来还怀疑海螺是不是玩玩数字游戏,不过听到海螺今年还还了银行将近六千万的贷款,也就收起了那份心思,不过心里也还是有些不服气海螺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不过,接下来市委书记廖奇峰的讲话让有这番心思的书记县长们都屏住气:

“在这改革开放的年代,世界的变化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但是我们有的领导干部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固步自封总觉得成绩还是不错,习惯于按部就班,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却不知道自己实际是就是井底之蛙。我告诉有些干部,等你一梦醒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已经被人远远的甩在后面了,就会沉舟侧畔千帆过。

现在各地都是在想着办法你追我赶,一个不留神,你就落伍了掉队了,我今天要给心里有这样想法的人敲敲警钟,如果有人只想做撞钟和尚,得过且过,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从明年开始,市里的经济工作会改成每个季度都要进行分析通报。以后个区县书记县长区长都必须要准点参加。排名靠后三位的县委县府区委区府要写出深刻认识。提出实实在在的改进办法,如果拿不出办法,找不出思路,那对不起,不换思路就换人”

市委书记廖奇峰的总结xing讲话显然没有闫开阖那样充满鼓动xing的味道,反而是有一股金石之气,显得有森森杀伐之意。

这一点不但是台下的这些县里的头头脑脑都能感受得到,就是坐在主席台上的市里的领导都能感受得到。

自从廖书记从省里开会回来,脸上的笑容就少了许多,讲话的语气也严厉了不少。

其实市里的领导多少都知道廖奇峰的心思,虽然市里的gdp增速还是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但是兰凯在进步,别的兄弟地市也在进步,特别是经济总量紧咬兰凯的乌骓市,追得很紧,若是不注意,当年金丰被人家给反超的一幕就会在兰凯发生。

好在金丰的吴善涛一般人是知耻而后勇,在被人反超之后爆发了,结果这些年金丰gdp是节节攀升,兰凯已经是拍马都难赶上了。但是现在的时代和当年的金丰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如果兰凯被后面的乌骓市,廖书记还有机会知耻而后勇没有都值得商榷。

廖奇峰的心情确实不怎么好,虽然他和陈书记还是有些香火情,而且就是海螺出了邱解放那档子事情,陈书记也仅仅是严厉批评,对他工作并没有调整;陈书记对于兰凯市里的工作整体上还是持肯定态度,但是廖奇峰依然感到了极大压力,虽然被乌骓市追进,但是兰凯的后劲还是比乌骓市足,按照市里现在的发展形势,新的一年势头应该会不错,想要拉开和后面追赶的乌骓市的差距进而拉进与前面地市的距离,还是有一定的希望的,但是这样的增长实际上主要是有海螺和理光贡献的,其他区县和以前相比,并没有大的起sè,若是就按照眼下这样的速度,想从省里最后一个集团前列跃进至第二集团,那也需要几年时间。

而省里还会再给自己几年时间吗

绝对不会

廖奇峰也在想着去省里开会的时候,陈书记专nchou出一点时间听取了他关于兰凯市里的工作汇报。

虽然陈书记对于兰凯市的工作从整体上还是持基本肯定的态度,特别是海螺打了一个翻身仗,陈书记虽然在和他的谈话中没有提及,但是他能感受到陈书记还是很认可的。

想必陈书记肯定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知道海螺不是玩数字游戏,而是靠实打实的干上去的。

虽然整体上肯定了兰凯市委市政fu的成绩,但是陈书记也提及了不少兰凯存在的问题,兰凯显然在经济发展的速度上并不是太好,发展极不平衡。工业实力薄弱。没有形成像样的支柱产业。农业产业小而分散,贫困人口数量依然巨大,这些问题都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扭转。

关于兰凯的问题,省长出生的陈书记显然是十分的熟悉,完全是信手拈来。根本不需要秘书提供数据和资料。而陈书记所讲的一个个尖锐的问题都让廖奇峰有一种芒刺在背感。

有些领导是求稳,有些领导则喜欢大刀阔斧,陈书记从骨子里来讲应该是属于后者,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放出什么话来,不过是在上任初期必要的熟悉和整合,最近在省里各项会议上讲话的调n已经逐渐高了起来,大会小会都讲发展才是硬道理,若是这种情况下他这个市委书记还闻不出其中味道来。那这政治嗅觉嗅觉也未免太迟钝了一些显然作为从省长位置上去的陈书记,显然希望在经济建设上有更大的作为。

而陈书记在最后的话语明确告诉他,要真正抓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大局,要排除一切干扰大胆工作。干部选拔是要首先考虑。对那些能干事、想干事、会干事、干的了事的干部要毫不犹豫的给予表彰嘉奖、提拔重用,要人尽其能。对于那些不思进取只图hun日的干部则要毫不留情的撤换,省委省政fu会坚决支持。

这番话让廖奇峰想了许久,事在人为,工作不得力,上面的领导首先想到的就是人员调整,陈书记这话既是让他放手用人,可又何尝又不是陈书记想对他们这些市委书记市长讲的

陈书记任省委书记也已经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了,由于是从省长位置上去的,熟n熟路,一年左右的时间基本上也就能大体理顺省里的一些关系,也应该是站稳了脚跟了,对地市以及省直部n的一些重要的岗位恐怕也势在必行了。

他知道陈书记对自己既有期许也同样有不满。如果自己工作中不能拿出更大的成绩。那也许陈书记上任之后的第一轮调整恐怕就应该有自己了

廖奇峰的一番措辞严厉的讲话让在会上拿奖没拿奖的都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即便是今年博得头筹的郑来怀和江林涛也显得不轻松。回到县里也是在合计此事。

兰凯在行政区划调整之后由原来的九县一市变为八县三区,十一个区县中海螺一马当先一骑绝尘,拉开排在第二的理光不少,至于理光后面的区县距离理光距离也不小,后面这些区县除了经济总量参差不齐外,其实增幅相互之间差距都不大。

“林涛,看来廖书记也是真的要发狠了”

江林涛点点头:

“兰凯、乌骓市、凉西、利恩等排在最后一梯队里的六七个地市州之中,也就兰凯条件好些,底子厚实一些,若是一直还在这里面hun着,和几个老区和少数民族州搅合在一起,那上边恐怕就有想法了。人生能有几回搏廖书记在兰凯的年头也不算短了,恐怕也想脱离最后一梯队吧。”

江林涛有些感叹的说道。

廖奇峰前些年还是太求稳了,只是在这样经济挂帅,一切都看gdp的年代,显然是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这也是他不管不顾,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引进企业和发展经济的原因所在。

“只是这么一搞,恐怕不少区县都会在数字上做文章吧,咱们海螺是有省里市里的领导盯着,只敢来实打实的,在这方面可是会吃大亏的,搞不好今年咱们拨个头筹,明年咱们就一泻千里了。”

江林涛笑着道:

“虽然这样咱们是吃亏i,但是反过来一想心里也踏实,郑书记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其实很多东西有多少水分上面不清楚你县里开工了多少企业,投产了多少企业,采取了那些ji励创业的措施,市里的领导心里没有个数顶多搞个注水猪rou出来,若是全是一包水,那叫水包rou了,戳穿了,那事情就麻烦了,县里不挤掉,市里肯定也是帮着挤掉一部分的”

“郑书记,我倒不担心这个,我担心的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去年咱们海螺拿了个第一,只怕今年有很多区县都不服气。听说兰河区的吴书记和邱区长在他们区里的总结大会上赌咒发誓的表示,不但总量要拿第一,增速也要拿第一。

而林光县的罗书记据说也把县总结会改成了动员大会。要求林光县的工业总产值和增速都必须要冲进前三甲。几个原来发达的区县显然被我们和理光这样原来他们瞧不上眼的小兄弟给nong得黯然失sè灰头土脸,感到窝心窝肺,加上又被闫市长和廖书记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一软一硬给一ji,恐怕都是ji起了冲天的斗志了。”

郑来怀见江林涛虽然嘴上说起其他区县是有一点危机感,不过神情却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笑着道:

“吴立东是夜蚊子打呵欠口气不小,他们总量摆在那里,他想要拿增速第一,不要说我们海螺答不答应,就是拿第二,还得看理光答不答应,我我们是因为邱解放的事情把水分给挤掉了,盘子不大,而且我们县里的农业配套改革试点的事情也有眉目了,还有四江化工今年上半年就要投产,他要超越我们的增速,呵呵,就是使出吃nǎi的力气都难,而理光原来是倒数第一,本来盘子就小,稍微捣鼓一下增速就上去了”

江林涛呵呵一笑:

“郑书记讲得有道理,咱们大可不必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光比增速其实也没有用,我们除了在增速上做文章外,在总量上还是要拿出一个目标来,我的想法是咱们即便是挤了水分总量还是要杀回三甲去我们现在总量排在第六,想坐上头把jiāo椅虽然难度太大,但是坐三望二的主意咱们还是敢打的。”

郑来怀哈哈一笑:

“我就知道林涛你是早就是成竹在xiong的了。说说看”

“郑书记。咱们今年应该能有几个增长点。四江化工、博联化工算一个,农业这一块算一块,毕竟四江化工一投产,那一年的产值就是上亿,不过,农业这一块即便是要进行试点,估计能创造的也有限,这方面主要还是靠工业,仅靠四江化工博联化工不行,还必须得有新的增长点。其实蓄电池厂也算一个,经过这一年的发展已经打入了汽车蓄电池市场,现在载重货车的发展迅猛,蓄电池厂在汽车蓄电池上今年应该大有作为。还有一个就是原来的困难企业县酒厂经过改制之后,今年也要投产,呵呵,郑书记可不要小看这样的企业,虽然投资不算太大,但是只要协助其在销售上上一个台阶,产值特别是税收那可是不少;还得想办法从外面再拉几家企业进来通过这几样措施,我们争取在经济总量、增速和财政收入三方面都全面提升当然,这个目标并不是垂手可得的,也还得要统一全县干部群众的思想,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xing主动xing”

江林涛给郑来怀jiāo了一个底,不过讲完之后又有些遗憾的说道:

“去年咱们拉了几个大家伙到咱们海螺落户,总还要消化一下,今年恐怕在引进投资这一项上肯定是有难度了。”

郑来怀一听,呵呵一笑:

“咱们怎么也要给人家留一条活路吧,什么都让咱们占完了,那人家不是更把我们当矛头林涛你这么讲,我心里也就有底气了。经济总量、增速和财政收入这几项那才是重头戏,只要这三样上去了,那咱们海螺也就当仁不让的依然是第一”

郑来怀说着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

“当然,就像林涛你说的,垂手可得是不可能的,其他兄弟区县都把我们当成靶子,都在你追我赶,我们必须要让下面的干部有紧迫感,又要看到极大的希望我相信只要咱们两个好好合作,这些目标的实现希望是很大的,我今年也六十了,能够在到点之前看到这一幕,也算是知足了”

郑来怀的话有些伤感也有一些期待。伤感是郑来怀不管是再进一步与否,都是要退居二线,期待是,郑来怀还是很想利用海螺大好的局面到市里人大政协任个副职或者享受副厅退下去。只要郑来怀有所期待,在今后的工作中两个人的配合就会更有默契一些,这更有利于他放开手脚在经济发展上做出一番名堂出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官道红颜官道之色戒官道官道青云官道天骄草根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