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6章 石门后的金山(1/1)

说时迟那时快,我扭过身子,反身就是一拳打过去。

“吱吱吱”的叫声传过来,由于没有火把我也看不清那是个什么东西,只是听声音有点像老鼠。

老白突然从拐角的地方跑了出来,他刚才本来就是故意走开的,主要是为了让这东西放下戒心来偷袭我。我根本也没运转阴魂珠,只是装个样子。

老白拿着火把走过来,本来黑漆漆的墓室里面有了亮光。我朝那个怪物看清,果然是一只大老鼠,站起来应该能到我膝盖。它嘴里正流着血,我这一拳可是用尽了全力,就算是铁板也要给我打出个印来。

“山河,你刚才感觉到的东西就是这个老鼠?这货除了比别的老鼠大一点,好像也没别的能耐吧。”

我对着老白说道:“老白,你可别小看它,刚才它可是先弄破你的衣服把你吸引走,然后再来偷袭我的。你说一只有灵智的老鼠会简单吗?”

老白一想,额头上马上就流去了冷汗。细思极恐,如果不是我发现它,让它一直躲在暗处,等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冲出来给我们一下。它那个爪子可是轻轻一抓就把老白的袖子抓了一个大口子,这要是抓在要害上,哪还有救?

老白抽出腰间的短刀,走上去准备给这只有灵智的老鼠做个了断。

那只有灵智的老鼠双手抱拳,说道:“不要杀我,求你们不要杀我。”

老白大吃一惊数到:“山河这只老鼠修炼成精了,还杀吗?”

我反问道:“为什么不杀?”

我突然想起了我大舅家那只吃了我阳魂的老鼠,如果它没有吃掉我的阳魂,我就不会做三年二傻子。想到这我杀心大起,这只老鼠必须杀。

老白嘴角的肉抽了抽说:“山河你难道不知道成精老鼠的好处?寻宝打洞是它的强项,我们要有这么一只寻宝鼠,以后什么宝贝找不到?”

我一脸不在乎的说:“能找到《符阵图》?”

“这个,这个...”老白有点回答不上来了。

老鼠精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冲着我喊道:“能能能,我知道《符阵图》在那。”

“好,你只要能带我们去找到《符阵图》我可以不杀你,不过你以后必须跟着我们,为了保险起见你现在就把你的一魄交给老白。”

老鼠精面露难色,这精怪的魂魄和人类不一样,人类少了一魄最多失去某些能力,而精怪失去一魄以后就没有再修炼的资格了,除非能把这一魄找回来。

“老白,他既然不愿意交出一魄,我看还是杀了它算了,免得以后来找我们报仇。”

老白刚要接话,被我用眼睛一瞪,老白心领神会的说:“嗯,我看也是,听说精怪最记仇,现在就杀了它,以绝后患。”老白说完,慢慢朝老鼠精走去。

老鼠精神色慌张,不断的后退,一直退到水池边上,退无可退。

“我交,我交。”大老鼠低着头仿佛是认命了。“我现在受了重伤,要是再交出一魄就没办法带你们去找那个《符阵图》了。”

老白看着我,他在等我拿主意。

我说:“行,你在前面带路,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否则...”运语气阴沉,面露凶光。

老鼠精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带路,偶尔还回头看一眼我们。它什么心思我们再明白不过来,不就在找机会逃跑嘛。

我们主要是让它带路,它说能找到《符阵图》我们根本不信,精怪成精后很少有认识人类文字的。不认识字就算《符阵图》摆它面前它也不知道这是啥。

老鼠精带我们走了好几条路,路上都没什么机关。这反而让我们更加谨慎。老鼠精东张西望的动作越来越明显。我拉了下老白,然后在老鼠精转过头去的时候抽出一张落雷符。老鼠精只要敢跑,我一张簧符丢过去直接要了它的命。

老白“啊”的一声惊叫,吓了我一大跳。我朝着老白看去,老白的左脚踩的那块石板砖陷下去了。

“咻咻咻”

不好,有机关。“趴下!”我冲着老白喊了一声老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扑倒在地。

我用眼角的余光朝身后看去。这一眼看的我脸都白了,三只铁箭头冒着幽兰的寒光朝我追来。

“嘶...”三支铁箭擦着我的衣服,在我背上划了三道长长的口子。背上火辣辣的疼。

老白回过神,看见我背上的伤口关切的说:“山河你没事吧?”

我强忍着痛对他说:“还死不了,不是很严重。”说完别过头咬牙,我别过头去发现老鼠精不见了。

“老白,老鼠精去哪了?”

老白指着前面弯道说:“刚才还在这里,一转眼就不见了。应该是从那个弯道跑了。”

我朝着老白指着的弯道小跑过去,边跑边谨慎的观察四周,以防又有什么机关。

老白咬牙切齿的说:“狗日的老鼠精,别让老子再遇到你。”

我深呼吸了几次,然后试着直起背并不是很痛。

“老白走吧,早点找到《符阵图》,我们也能早点回去。”

老白有点愧疚的说:“你背上的伤口不要紧?要不我们先回去找天逸给你治一下吧。”

我摆摆手表示不用。老白劝不住我也不劝了,扶着我朝着另外一条路走去。

这一路我们走的很慢,边走边搜索周围有什么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墙上除了那些看不懂的壁画,什么都没有,老白用刀柄敲打墙壁发出深沉的撞击声,墙壁都是实心的。

在路的尽头是一扇很大的石门,石门上雕刻着一些老旧的神像浮雕,有怒目而视的,有横眉竖眼的,有谈笑风生的,各种不同表情的神像搭配在一起,给人一种很怪异但是又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问老白知不知道这些浮雕都是什么神,老白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老白用收在石门上摸索起来,老白摸的很仔细不放过石门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老白摸完石门,又在石门的周围摸起来,最后失望的对我说没有暗槽和机关。我仔细的打量着石门,石门前面有一大一小两座石狮子,这让我有点怀疑。一般石狮子都是两只一样大小的,怎么这里的是一大一小呢?

我朝着石狮子走过去,抚摸着石狮子。

“老白你有听说有什么地方是摆一大一小的两座石狮子的吗?”

老白回忆了一下摇摇头说根本就没见过摆一大一小的石狮子的,有可能是当时的工匠雕坏了,在原来的石狮子上重新雕刻,所以才会比那边的石狮子看起来要小很多。

老白说的有些道理,这里是在山的里面,从外面运石料进来本来就很困难。可要是石狮子没有问题那石门怎么开?我跟老白说让他再四处看看。

老白又围着石门转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气急败坏的对着石门就是几脚,石门纹丝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老白的脚好像有点扭伤。老白骂骂咧咧的走到我边上,我劝他冷静点,没必要和石门较真。

我觉得问题还是在一大一小的石狮子身上。我绕着石狮子走动起来。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也没看出什么问题。老白这时候说了一句“你就算把眼珠子看掉下来,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眼珠子?老白这么一说我好像发现了什么。我把两个石狮子的眼珠子做了对比,虽然个头有点偏差,但是眼珠子做的是一模一样大,只是大石狮子的眼睛中间有个一个凹下去的圆圈,而小石狮子上就没有。

我用食指摸着小石狮子的眼珠子,眼珠很光滑,没有一点凹下去的感觉,挺舒服的。我另一只手摸上了小石狮子的另外一颗眼珠。

咦,这眼珠子好像能动?我喊道:“老白,快把火把拿来看看,我这有发现。”

我指着小石狮子的眼珠子说:“你摸摸看,这眼珠子好像会动。”

老白用食指试着安了几下,说:“山河,好像是真的会动。要不我们抠出来看看?”

还不等我说话,老白用短刀刀尖插在眼珠子的缝隙里面,然后“嘎嘣”一声,石狮子就变成了独眼龙。

“哐”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的声音。老白一心一意想着把“独眼龙”变成“瞎子”,估计也没听见吧。

又是一声“哐”的声音传来,老白把小石狮子完全变成了瞎子。

“嘎...嘎嘎...”是石门打开的声音。

我拍了吓老白的肩膀说:“可以啊老白,歪打正着啊。”

“我就说这个...”老白话说了一半就张大了嘴巴,看着石门那边。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这一看我也是看呆了。石门里面竟然是一座金山,这得多少钱啊!

怪不得说“穷盗墓,盗到富。”这里的金山随便抓上一把换成元票子,都够我们用上一辈子了。好像有什么拉着我们,我和老白不知不觉的朝着金山走去。我和老白伸出手准备在金山上抓下一块金子。

我浑身一抖,一个冷颤清醒了过来。

好重的阴气!我再看向金山的时候,金山不见了。原本金山的位置上有个深坑,坑里面插着冒着寒光的倒刺,这要是掉下去绝对会被刺个通透。

老白并没有像我一样清醒过来,继续朝着深坑走去,我拉着老白喊道:“老白,老白!快醒醒。”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