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5章 下墓(1/1)

我们三个门外汉终于做起了盗墓的勾当。

“老白你确定要挖吗?我听说盗墓好像有很多讲究,我们三个门外汉能行吗?”

老白大大咧咧的说:“怕啥,你忘记我是干啥的了,最多就是诈尸或者闹鬼。我一手一个驴蹄子就搞定了,再说了我要是应付不过来不是还有你么,你出来的时候在我家画了不少黄符我可是都看见了。”

也对,下墓最怕的不就是诈尸和闹鬼吗?我们两个都是这方面的行家,仔细想想好像没什么可怕的。挖了差不多十尺,也算是一个小坑了,老白一铲子下去发出一声脆响,挖到石头了。

“轻点,好不容易弄来两把铲子,你要给弄废了一把那你就只能用手刨了。”天逸在上面笑着说。

老白没理他,只是轻手轻脚的挖起来。

“这边好像有个洞。”老白用铲子把泥土清出去,黑青色的石块边上有一个半米左右的洞。

我有点迟疑的说:“老白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老白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挖都挖了你小子要打退堂鼓?”

天逸在上面笑着说:“要不我和老白进去,你在外面等我们出来。”

我阴阳怪气的说:“你进去有什么用,你会抓鬼?还是你能搞定诈尸?”

天逸听我说完,气的冒粗气。“你不就会几手假把式,关键时刻还不知道灵不灵。”

老白插话道:“行了,消停下。都少说两句。”

“呼呼...”从那个洞口传来呼呼的声音,像是风声但又有点不一样。我们三个朝着洞口看进去,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老白叫天逸弄个火把过来。天逸跑到庙里扯了几块布,然后又找了跟干木头做了个火把。

老白拿着火把往洞口里面伸出,洞里面的样子呈现在我们眼前。看完我和老白都是一阵心惊,刚才还好没直接跳下去,这跳下去估计要摔个残废,洞是在墓顶上,离地差不多有四米多高。

还好老白把他爹床底下的那昆麻绳给带来了,要不还真不知道怎么下去。

天逸打趣的说:“老白,你挺有先见之明的,还没到位置你就知道要带绳子出来。”

老白嘿嘿一笑说:“本来我是看我爹这绳子很厉害,以后驱邪破煞没准用的着就带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得用到这麻绳了。”

我说:“这就叫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老白我们还是赶紧下去找找,再拖一会天都要黑了。”

老白把麻绳的一头绑在一颗大树上,对着天逸说:“你就在上面看着这绳子,千万别弄断了。”

天逸点点头。

老白说他先下去看看情况,如果没问题我在下去。老白把绳子绕了一圈在自己腰上,然后一只手抓着绳子一只手拿着火把下去了。

老白下去的时候我在上面盯着洞里面看,有什么意外也好马上把他拉上来。

“山河,下来吧。”老白的声音从墓里面传了上来,看来暂时是安全的。

我交代天逸如果有事就在洞口喊我们千万别下来,不然绳子断了三个人都要困死在里面。

我抓着绳子下到墓底,老白在一边打着火把。

我问老白往那边走,老白说他也不知道,然后随便挑了个方向走去。

“老白你看着墓真够大的,这条道我们都走了几百米了连一个弯道都没有。”

老白也说道:“是够大的,也不知道《符阵图》被丢在那。”老白一心惦记这他家祖传的《符阵图》,脚步是越走越快。

就这样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还是直直的走道,有点不对劲啊,就算这墓很大,走了这么久,少说也有将近一里的路了,怎么可能一个弯道都没有。

我停下脚步对着老白说:“老白,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

老白也在我前面停了下来说:“是有点不对劲。”

我白了老白一眼说:“你都知道不对劲,那你还走那么快做什么?”

“你傻啊,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我刚才只是在算这段路到底有多长。”

路有多长?老白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了。

我问道:“那你算出来没有?”

老白只说了一句跟我走,然后就自顾自的迈开脚步向前走去。我以为老白找到了什么破绽,我屁颠屁颠的在后面跟着跑去。

“山河你看这。”老白指着墙壁上一个凸出来的柱子说道。

我盯着柱子看了半天什么都没发现,我疑惑的看着老白,等他给我答复。

老白煞有其事的说:“你难道不记得我们在这个柱子边上走过了四次了吗?”

我蒙了,我真的蒙了。你要不要这时候犯浑啊。

我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白指了指柱子上的一个缺口说:“你看这,刚才我们走过去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这个缺口,现在又看见了这个缺口,我们应该一直在这里打转。”

老白说的好像有点道理,我接着问道:“然后呢?那怎么走出去呢?”

老白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没想到,不过这和鬼拉脚有点像。”

老白说完把腰间的小葫芦取下来,从里面弄了点水擦在眼睛上,朝四周看了起来。老白看的越久脸色越难看。我问道:“老白,你看见了什么?快跟我说说啊,急死我了。”

老白一脸郁闷的说:“什么都没有。他娘的真是奇怪了,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老白用的这东西是牛眼泪混合了无根水弄成的汇阴水,专门用来开阴眼。老白开了阴眼什么鬼怪都没看见,已经可以排除是鬼怪作祟了。

这反而让我和老白有紧张了。抓鬼驱邪都是我们擅长的,出了这个范围我们是两眼一抹黑,啥用都没有。

老白沉思了一会说:“山河,你说可不可能是阵法?”

“阵法?什么阵法?”我听过阵法,也仅限于听过。

“我爹和我说《符阵图》里面写的是以符为引,按照规律摆放,然后吸收外界的能量达成某种目的就是阵法。”

说的太玄了完全听不懂,我说:“你怀疑是那个得到《符阵图》的人在这里布了一个阵法?”

老白点点头。

“那怎么办?”

老白胸有成竹的说:“阵法都是以符为引,只要我们撕掉黄符阵法自然就消失了。”

我见老白说的这么自信满满,我问道:“这么说你知道黄符在那是吧”

老白摇摇头。

我真的很想破口大骂,你说了半天,一点有用的都没有,还不如不说。我刚准备损老白几句,我好像想到了什么。

等等!能量?“老白你确定这是阵法?”

老白先是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和阵法很像,到底是不是阵法我也不能确定。”

算了,再问也没什么好结果。我叫老白站在一边,我调动阴魂珠吸收起外界能量,周围的能量很杂,阴气怨气都很多。随着我的吸收原本直直的走道消失了,我和老白正站在一个水池旁。老白说的那个有缺口的柱子原来是个雕像。

我们在往前面走上几步估计就会掉到水池里面去。水池里面的水有点灰的发黑,还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这要是掉下去绝对不会只是洗个澡那么简单。我和老白都吓的浑身一颤。

“山河,有你的。阵法你都能破。”老白走过里拍了拍我的肩膀。

阵法是破了,可我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观察着我们,我朝那边看去的时候又什么都没了。

我集中精神的扫视了四周一眼说:“老白,不要高心的太早了,我总觉得心里不安,你赶紧用阴眼再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说话的声音很低沉,边说边谨慎的打量四周。

老白再次从葫芦里倒出一点汇阴水擦在眼睛上,朝四周看去,然后摇摇头说:“没有鬼怪,只是阴气比较重。”

老白越是这样说我那不好的感觉越强烈。那东西一定有什么办法躲过老白的阴眼,指不定在什么地方正盯着我们。只要我和老白一放松那东西肯定会扑上来。

我饱含深意的看了老白一眼,老白也正好看着我。

“老白你帮我护法,我先把这里的阴气和煞气全部吸收掉。老白你听好了,在我打坐吸收的时候我是感觉不到外界的动静的,你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刻意把“感觉不到外界的动静”说的很重。

老白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说:“你放心吸收,这里有我。”

然后我盘腿坐下,闭上双眼吸收起周围的煞气和阴气。老白站在我身后很谨慎的看着四周。

老白突然转过身子喊了一句“谁”,有个黑影一闪而过消失在了黑暗里。老白也不追,继续守在我边上。

过了一会那黑影又来了,速度很快根本根本看不清它是个什么东西。它从老白身后朝着老白扑过去,老白向左边扭去,还是满了半拍,袖子上被抓了一个大口子。

老白怒喝一声:“狗东西,老子打死你。”说完提着火把朝那东西追去。

老白拿着唯一的火把追那个黑影怪物去了。我则是一个人在原地闭着眼盘腿而坐。突然我的心脏“砰砰砰”的加速跳了起来。我能感觉到后面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朝我靠紧,三步,两步,一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