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4章 寻找符阵图(1/1)

我真想骂鬼。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谁愿意娶一个女鬼?而且结婚了还不能生孩子,不能生小孩就是绝后了,更加没人愿意。

我委婉的拒绝道:“判官大人,这事有点不好办。要不...要不...”我“要不”了半天也接不上下文。

判官看我结结巴巴的,吹胡子瞪眼的说:“要是这事好办,我还用得着找你?这事你必须办,你要是找不到人,那就你娶了我妹妹。”判官完全不跟我讲道理。

什么?叫我娶他妹妹?我都被迫结了冥婚了,还怎么娶你妹妹。

我拱手弯腰说道:“判官大人,实不相瞒小人已经结了冥婚了,不能再娶令妹了。”

“呀呀呀”判官怪叫一声说道:“气煞我也,这事你必须办。这事你办成了,算老子欠你一人情。”

判官一诺值千金,我听以前的老人说,只要是判官答应的事情就没有食言过。

我想了想说:“我要是办成了能不能帮我找一本书?”

判官点点头。

我急切的说:“能不能找到《符阵图》?”

判官再次点点头。

只要能找到《符阵图》这事不好办那也得办。“判官大人,小人多嘴问一句。请问结过婚,但是妻子已经过世的可以结冥婚吗?”

“可以,只要他妻子的魂魄投胎转世了就成。时候不早了,我先下去了。这事就交给你办了。办完记得来地府找我”判官说完身影就凭空消失了。

第二天老白起来的时候我跟他说有办法找到《符阵图》他根本不信,我只好把判官跟我说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关于捎信人的身份我没说。

老白听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结冥婚。我又把结冥婚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告诉了他,白家就剩下老白一个了,要是老白结了冥婚,那白家就真绝后了。

“老白这冥婚你不能结,你要是结了冥婚你们白家就完了。”

老白斩钉截铁,目露凶光的说:“为了报仇,为了找回来《符阵图》什么事我都能答应。”

我拉着老白在他耳边说:“这事还得你爹来。我问过了,你爹也可以结冥婚的,只是你多了一个二娘。”

老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完全不敢相信。

老白抓着我的肩膀说:“山河,你说什么?我爹也行?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算计让我爹结这个冥婚?”

我挠挠头,苦笑着说:“老白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呵呵...既然你看出来了,这事就你跟你爹说说看,我觉得他会答应的。”

老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有话要说,但话到嘴边又不说了。他转身去了他爹的房间。

没过多久就被他爹赶了出来。老白走出来轻捶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我爹答应了,你去安排吧。越快越好。”

“行,没问题,晚上我就去找判官。你帮我准备点东西。”说完我和老白一起出去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了。

今天是十五,月亮特别大特别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向着北方上了三炷香,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黄纸烧了。没过过多久就听见判官“哈哈哈”的大小声,判官后面跟着个穿着红色新娘装,头上盖了个红盖头的女鬼。

“哈哈哈...不错,不错,赵山河这事你办的不错。事成之后我就帮你查一下《符阵图》的下落。”判官笑的合不拢嘴。

判官给老白他爹准备了一套寿衣,老白他爹穿上寿衣怎么看怎么奇怪。判官一挥手原本有点破旧的屋子马上变得焕然一新,大红灯笼,红色的对联,窗户上还贴着大红的喜字。

判官把她妹妹从身后拉出来说:“拜堂吧,时候不早了。”

判官进屋坐在高堂下面的椅子上说:“长兄为父,今天我就在这里帮你们征婚。”老白他爹和判官的妹妹跪在下方。天逸在一遍喊道:“吉时已到,一拜天地....”、

三拜以后天逸喊了一句送入洞房,然后老白他爹就背着判官他妹妹进去了房间。

“本判官心事已了,走喝酒去。”

判官也不管我们同不同意,把我们都拉到了院子里面。“难得喝到阳间的美酒,来来来,大家都坐下,喝酒人多才有气氛。”

判官生前一定是个酒鬼,喝起酒来没完没了。我们三个很快就招架不住,纷纷表示投降。

判官喝完碗里的酒说道:“生死簿上面的东西是不能泄露的,所以我只能给你们一个提示,你们根据这个提示去找《符阵图》应该很容易。”

终于要说正事了。

我们三个放下酒碗听着判官说。判官说从这里一路往南一百三十里有一座山,山里面有座庙,庙方圆五百米以内也该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这么简单?五百米也没有多大,就算一片一片的搜索一个月也能翻个遍。看来老天也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我也只能告诉你们这么多,接下来就靠你们自己了,你们要找的东西一直没动过,所以它应该是被藏在某个地方。倒酒,我们继续喝。”判官说完又给自己倒上一碗酒。

老白站起来给判官弯腰鞠躬说道:“多谢判官大人,少昌一定不忘判官大人的大恩大德。”

判官说道:“大外甥说这话就见外了,你爹是我们妹夫,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快坐下陪我喝酒。”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判官才起身告辞,我们三个就老白还有点清醒,我和天逸已经神志不清了。回到屋里一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

用冷水洗了把脸,终于清醒了很多,只是头还是很痛,天逸也好不到哪去,还在一边呕吐。

我走过去拍拍天逸然后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来,扎两针。”

天逸摆摆手说:“不行,不行,别说扎针,我现在就是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你要是不怕我一下把你扎死,我可以帮你试试。”

我悻悻的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你接着吐,我再去洗把脸。”说完我就跑到井边继续打水。

我问老白什么时候出发去找《符阵图》,老白说一会就跟他爹说,说完我们准备一下路上要用的就出发。

一百三十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走了四天我们才赶到,而且一路上都是荒山野岭,人烟荒芜,偶尔有那么一两村庄可以让我们补充干粮和水。

我指着前面半山腰的地方说:“老白你看,前面有座庙。”

老白顺着我指的地方看去果然有座庙。老白说:“我们估计是到地方了,今天就现在庙里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开始找。”

这庙破破烂烂的牌匾都没有一块,庙里面供着的神像也不知道是哪位神仙,简直闻所未闻。我们在庙里过了一夜,天一亮就分配好区域分头去找《符阵图》。

庙外面除了树还是树。我们起初怀疑《符阵图》就在庙里,我们找了两天,就差掘地三尺了。硬是一点发现都没有。

我们三个坐在庙里神像前说:“老白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这庙外面都是树,一点也不像能藏东西的地方,能藏《符阵图》的最大可能也就是在这庙里,可我们也找了两天一点进展都没有。”

“我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这样一寸一寸的找,再找不到我就从这座庙开始挖,把方圆五百米都挖个遍,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天逸坐在一边说:“要是有个算命的就好了。叫他掐指一算,不就算命都知道了。”

我失望的说:“这荒山野岭的去哪里找算命先生,就算找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现在有真本事的人可不多了。”

天逸尴尬的笑了笑说:“当我没说,我没说。”

我们又找了十天,带来的干粮都快吃完了。我问老白要不要先去最近的村里弄点吃的干粮再回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老白也只能同意我的提议,老白让我和天逸去弄干粮他继续找。我和天逸走了近一个小时的路到了最近的一座村子,进村小孩就喊挖泥巴的来了,挖泥巴的来喽。

我和天逸都听的一愣一愣的,什么时候我们成挖泥巴的了,我们是有这个想法,可我们还没开始挖呀。

在村里买干粮的时候我问店里的老板,为什么小孩叫我们挖泥巴的。店老板说我们去山上那么久,村里的人有时候走那过看见了我们,以为我们是在找古墓的入口。

我和天逸互相看了一眼,原来被人当成盗墓的了。买完干粮我和天逸就回到了山上的庙里,跟老白说起了这事。

老白猛的一拍头说:“你们说可不可能是哪个盗墓的人捡了《符阵图》然后进了古墓里面,然后把《符阵图》遗失在了里面?”

我和天逸看了一眼说:“真有这个可能,判官也说了《符阵图》的位置一直没有移动过。”

老白说今天先找找看四周有没有被人挖开的痕迹,明天下山去弄点工具上来,做一回真正的盗墓贼。

终于在天黑的时候找到了一处可能被人挖过的地方。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