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3章 判官要嫁妹(1/1)

灰色气体钻入我的血管里面,本来鲜红的血液变成了深红色,进入的灰色气体越来越多,血的颜色也越来越深,最后变成了深灰色。当血变成深灰色的时候,疼痛已经让我麻木了,我躺在地上完全不想动,一点力气都没有。

“叮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怎么回事,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阴魂珠会发出这种声音。随着“叮叮”的响声,四周灰色的气体越来越少,最后稀薄的接近透明。

我睁开眼看见老白和天逸站在床边看着我。

“山河你醒了,快看看哪里不舒服。”

老白的声音?我不是在阴魂珠里面吗?怎么又到了老白家的床上。

我迷惑的问:“我怎么了?”

老白说我那天把少卿的煞气吸完之后,就躺在床上昏迷了快一个月。天逸用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办法叫醒我,得出一个结论,我的魂魄不见了,魂魄离体了。

天逸跟老白说一般人魂魄离体三天没回来身体就会死亡,我魂魄都离体都一个月了,身体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天逸叫老白试试招魂,老白招了三次,一点用也没有。

老白和天逸把所有能试的办法都试了还是没办法弄醒我,最后只能让我躺在床上,隔几天就给我嘴里灌点井水。

“山河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么多的煞气被你吸收了,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身体里面也没有一点煞气。”

我说这是翠兰教我的秘法,可老白他们两个根本不信。

“这...因为...这...”我结结巴巴的找不到什么好理由。

老白见我为难摆摆手说:“算了,不问了,吸收一点煞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你看山河身上一点煞气都没有。”

天逸很严肃的说:“老白,你难道不知道煞气的厉害吗?只要粘上一点就会让人神志不清,要是粘上太多的煞气,会变成什么样,你不知道吗?”

他们是在担心我,这让我心中一暖,我说:“天逸,老白你们两个可以放心,我不会被煞气控制的。我吸收煞气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只是我现在不能说。等时机成熟我一定告诉你们俩。”

老白点点头就出去了,天逸叫我把手伸出来,要给我诊断一下。

我昏迷了一个月一点东西也没吃,身子亏空的厉害。天逸给我诊断完,老白就端着一碗白米粥进来了。原来他刚才出去给我弄吃的了。

我喝完粥,我问老白他弟弟的尸体了,老白说他弟弟的尸体被人动过手脚,再安葬也会尸变。他说我昏迷的时候已经把尸体火化了,骨灰已经放回棺材里。

老白的脸上不是很好看,这事发生在谁身上谁都开心不起来,我对老白说:“老白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血债血偿。”老白紧紧的握了握拳头。“现在我能力不够,去了也是送死。不过总有一天我要亲自杀了他为我娘我弟弟报仇。”老白眼露凶光。

我安慰道:“老白你放心,我和天逸会帮你的,你去报仇哪天一定要叫上我们。”

老白很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天逸说道:“老白,明天我们就出发,先去那个天一观看看,如果真是那个天一道人做的,我们先烧了他的天一观收点利息。”

这时老白他爹走了进来,他说:“你们不能去天一观,天一道人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除非...”老白他爹突然又不说了。

老白很气恼的说:“爹,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没说?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肯告诉我吗?”

老白他爹苦口婆心的说:“不是我不告诉你,是告诉你也没用啊。”

“爹,你就跟我说吧。我发誓我实力不够之前绝对不冲动。”

老白他爹拗不过老白说道:“这事要从我们白家祖上开始说起。”

老白他爹喝了一口酒给我们讲起他们白家的故事,老白他们家祖上就是做尸匠的,本事全都来源于一本叫《符阵图》的奇书,里面记载了很多种黄符和符阵。就凭着这本奇书老白他们家被村里称为第一尸匠也就是“老尸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自从老白他爹遇到他娘之后,他们白家的厄运就来了。老白他娘生下老白那天,老白他爷爷抱起老白看了几眼,说道:“这娃被人下了咒,我去找人来解咒。”说完放下孩子就跑出了村。

一直到天黑才请来一人,这人是老白他爷爷的好友,是个算命先生。他帮老白解完咒,对着老白他爷爷说他算到白家不久将有仇家上门,让他们赶紧出去躲躲。老白他爷爷说他们白家从来也没和谁结过大仇,根本不相信有人寻仇这种事。而且他们白家的祖宗家业都在这里,想走也走不了。

老白三个月大的时候,他爷爷把所有人都叫到堂屋里说他被人暗算了,然后交代完老白他爹一些事就昏迷了过去。这一昏迷就是三天,三天后的某天夜里突然喊了一句:快走。然后吐血而死。

老白他爹知道算命先生的话应验了,带着媳妇抱着孩子就逃出了村。一逃就是好几年,逃命的那几年里,老白他娘怀上了他弟弟少卿,他爹觉得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仇人应该走了。而且那个人一定想不到他们又跑了回去,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老白他爹没有料到那人就在村子里等他们自投罗网。

然后就有了老白的爹娘被打成重伤的事情。

老白听完疑惑的问:“爹,你说的哪个《符阵图》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他爹叹了口气说:“失传了,和你娘逃命那年就失传了,哎,我弄丢了我们白家最重要的《符阵图》,以后下去我怎么面对列祖列宗。”老白他爹一脸懊悔。

老白安慰他爹说道:“爹,你放心,我一定会把《符阵图》找回来的。”

我在床上躺了一天就能下地了。晚上的时候老白,我还有天逸坐在院子里面聊天,老白他爹已经睡了。

我问老白有什么打算,老白说本来回来祭拜了弟弟就要带着我和天逸出去闯荡一番的,可谁知道出了这种事情,现在根本就没有闯荡的心思,一心只想找回《符阵图》,学会里面的东西然后去天一观报仇。

我和天逸表示没关系的,去找《符阵图》也是去闯荡。

老白喝了一口酒说:“山河天逸,明天我就送你们两个回去,后面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们了。我自己家的仇没必要把你们两个牵连进来。”

我站起来说道:“老白你说什么胡话,我是不会回去的。倒是天逸,你要送就送他回去吧。”

“有我什么事?什么叫要送把我送回去?我可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什么都没干就回去,那我当初干嘛要跑出来。我先跟你们说好,我在没有闯出名头之前是不会回去的。”天逸也坐不住了。

老白感激的看着我们两个说:“谢谢你们俩。来,喝。”

我们三人一直喝到后半夜,天逸喝的有点多,老白扶着他回房间。老白扶着天逸对我说,我才醒过来身体不是很好,让我早点去休息。我点点头说知道了,一会就去睡。

不知道是不是在床上躺了太久的原因,我一点困意也没有,我怎么也睡不着,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酒。老白他们都睡了,院子里静悄悄的。

喝着喝着我想起了重山村的爹娘和弟弟,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还有翠兰,他住在我家习不习惯,我娘那么喜欢她。越想越远,我居然想到了哪天可以和翠兰睡在一起。我自嘲的笑了笑。

“年轻人,有什么开心的事吗?说出来我也开心开心。”

“没什么,想家...你是谁,你怎么过来的?”我惊恐的看着石桌对面坐着一个身穿红色官府的人。我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年轻人,别急,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找你办点事。”那身穿红色官府的人说完,拿起石桌上已经开封的酒坛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爽!阳间的酒喝着就是过瘾,哈哈哈哈...”

阳间?他不是活人?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是鬼?”我站起来退后几步指着他说道。

“喊什么,老子我不是东...额...老子是判官。来找你办点事。”

判官?阴差?既然是判官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我们捎信人说白了就是为地府在阳间办事的。

判官放下酒坛子说道:“你就是老叫花子的徒弟吧。”

我点点头。“不知判官大人有什么吩咐。”我小心应对着,判官可是比黑白无常官职还大的人物。

“好说好说,我这里有个事,要请你帮忙。”判官从我石桌那边站起来走到我边上说:“这个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你附耳过来。”

我把头伸过去,判官在我耳边说:“老子在下面有个妹妹,我这妹妹还没出阁就死了,因为这事她不愿意投胎,整天在老子耳边絮絮叨叨,说要体验一把结婚的滋味才肯去投胎。老子被她烦的不行,答应了她。本来这事也简单,随便找个鬼差这事就办成了,可我那妹子死心眼说一定要嫁给活人才行。老子管鬼又管不了活人,没办法只能来找你们捎信人。”

判官叫我替他妹妹找个活人结婚!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