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1章 坟是空的(1/1)

事隔一个多月我又见到了老白,他恢复的不错,人看起来有精神了很多。开始灰衣老者不让他走,因为看病的钱还没给。老白脸皮也是够厚的,灰衣老者不让他走,他就真赖着不走了,不准备他吃的饭他就自己做饭,没有菜就自己去拔园子里的菜,搞的跟自己家一样。最后灰衣老者塞钱给他求着他走,这货倒好,不走了,说什么要等他山河兄弟来。

灰衣老者看见我进了门,差点没给我跪下。“山河,山河兄弟,快,快把你大哥带走,再不弄走他我那一百年的人参就要保不住了。”灰衣老者说着都快哭起来。

老白完全无视了黑衣老者,对着我说:“山河兄弟,你终于来了,我都快淡出个鸟了,走咱们上路。”说完还把手里的萝卜塞进嘴里嚼起来。

“我的人参!我的棺材本。”灰衣老者说完就晕倒了。

老白吐词不清的说:“不就吃了你几个萝卜么,至于吗?改天我还给你。”

本来被我掐人中醒来的灰衣老者再次晕过去。

有个和我差不多高的男孩跑出来抱着灰衣老者喊道:“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我的人参,我的人参。”灰衣老者再次晕过去。

“天逸小兄弟,我看你也和我们一起出去见见世面吧,外面花花世界精彩的很。”

那个叫天逸的男孩瞪着老白说:“你吃了我爷爷的宝贝人参。我死也不会跟你走的。”

老白笑着说:“是不是我把人参还给老头子,你就跟我走。”

“是,要那根一百年的。”

老白从后面背包里面取出一根人参,说:“拿去,这就是老头子的那根宝贝疙瘩。”

天逸气呼呼的说:“你耍诈!这不算。”

最终老白还是把天逸拐了出来。用老白的话说,毛都没长齐,还想跟老子斗。

“老白,我们现在去那里?”我一脸迷茫的问。

老白说想先回家祭拜一下他弟弟,然后就去一路南下有活接活。刚好我也要帮白无常需找可能还在阳间的黑无常,也就同意了,天逸基本没有说话权,都是老白拽着他想去那去那?

听老白说他们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是做尸匠的,妖魔鬼怪都不敢靠紧他们村,生怕被他们打杀。

老白他娘在生他弟弟的时候难产死了,自从他娘死后他爹就郁郁寡欢,后来他弟弟被“秋”害死,他爹完全变了一个人,原本精明能干的汉子变成了个老酒鬼,天天喝醉。要不老白跟着他大伯学了点本事在外接活,估计他爹都要饿死在家里。

我们到的时候大白天的他爹已经醉醺醺的躺在床上睡觉。老白也没有在外面那么洒脱,心情也是格外的沉重。胡乱弄了点东西吃。然后就去他弟弟的坟地里。

一路上老白给我们讲了不少他小时候和他弟弟少卿干的丑事。

他弟弟少卿的坟只有一个小土包没有碑,小土包上面长满了草。老白给他弟弟烧纸,一边烧纸一边念叨说仇已经报了,让他安息。我和天逸则是在小土包边上拔草。

我经常吸收阴气和煞气,所以对阴气煞气非常敏感。我感觉到老白他弟弟的坟里没有阴气!一丝阴气都没有!

这不对呀,尸体是阴气的来源,就算我把阴气吸干了,过不了几天又会产生新的阴气,只要尸体还在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阴气产生,只有多和少的区别。而老白他弟弟的坟没有阴气,那一定是尸体不见了。

“老白,你弟弟的尸体不见了。”

“放狗屁,我弟弟就埋在这里,我亲自埋的我会不知道?”老白的情绪有点不稳定。

“老白你别生气,我说的是真的,你弟弟的尸体真不见了。你没感觉到一点阴气都没有吗?”谨慎起见我催动了阴魂珠,阴魂珠在我后脑勺里面旋转,却一点阴气也没吸收到,我能百分百肯定这是座空坟。

老白指着我说:“你想好了再说话,你再胡言乱语,我可以就对你客气了。”老白还是不相信我。

我做了一个发誓的动作说:“我发誓,你弟弟的尸体真的不见了。”

我这么慎重其事,老白也压下了脾气仔细观察起来。他咦了一声,然后好像看出了什么。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回家去拿铲子。”老白丢下一句话就跑了。

天逸凑过来对我说:“你是怎么知道他弟弟的身体不在这里面的?难道你长了透视眼?”

我点点头,然后说了句你答对了。

天逸笑着说:“你骗鬼呢。鬼才相信你的话。”

老白去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背上扛着个铁锹。

老白一脸慎重的说:“山河,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少卿的尸体还在不在里面。”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

“挖”说完抄起铁锹挖起来。

老白挖开小土包,看见里面的棺材盖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是谁,是谁偷走了少卿的尸体。到底是谁?”老白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

我和天逸朝着棺材盖看去,只见棺材盖上有七个空洞,这原来是钉棺材钉的,现在棺材钉没了。结果不言而喻,老白他弟弟的尸体被人偷了。

“老白你别激动,你好好想想你们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你弟弟下葬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可疑的陌生人来过。”

老白听完的话,站起身来,二话不说就开始跑。我和天逸怕他做傻事,就在后面跟着他跑。

老白一口气跑回家,拽起他爹是衣领子说:“爹,你说,是不是那个人又来了。”

他爹醉醺醺的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一个劲的打酒嗝。老白一生气提起边上的水桶打了一桶水泼在他爹脸上。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怎么也没有想到老白会这么做。

老白像失心疯一样的,死命摇晃他爹的肩膀。“你说,是不是那个人还不肯放过我们。我娘都死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们。”老白越说越激动。为了怕他再干出什么傻事,我和天逸赶紧上前把他拉开。

“老白,你冷静点,冷静点。”老白完全听不进去我的话。我也不知道咋想的,对着老白的脸上就是一拳。老白挨了我一拳倒在地上,终于是冷静下来了。

“老白,你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天逸一定帮你。”

老白也许是被我打醒了,也不在发疯,开始讲起他娘的事情来。

他说他娘叫陈小凤,是七星镇人。陈小凤十九岁的时候得了个怪病,他们哪管这病叫痴呆症,一犯病脑子就不好使,嘴里还流口水。镇上的名医都请了个遍都没能治好他娘的病,反而她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完全变成了痴呆。

陈小凤痴呆后没几天,有个算命先生不请自来,说是有办法医好陈小凤。陈小凤的爹娘听了挺高兴的就让算命先生进屋里详谈。

算命先生姓柳,单名一个善字。柳善一进门就说陈小凤是丢了一魂,所以才会变正痴呆。然后又告诉陈小凤的爹娘自己是吃阴间饭的。只要让陈小凤给他做徒弟,他就有办法治好陈小凤。为了女儿能恢复正常,陈小凤的爹娘就答应了让陈小凤拜柳善为师。

柳善也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当天晚上收了陈小凤做徒弟,第二天一早陈小凤就好了。柳善在陈小凤家住了一年,这一年里对陈小凤是悉心教导,能教的教,不能教的想着办法教。

陈小凤也没让柳善失望,一年时间就学会了柳善所有的本事。柳善见徒弟本事学的差不多了,就留下一封信告诉陈小凤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让她以后多行善积德,造福乡里,然后就走了。

陈小凤也是遵照着师父的话一直做好事行善积德,在七星镇也算是一名人。

树大招风,好景不长。柳善才离开半年陈小凤就被人追杀。对,被人追杀。那人也不说来由,见到陈小凤就对她动手。陈小凤也是有本事的人,虽然敌不过,逃命还是不成问题。这一逃一追就是好几个月,刚好遇到外出办事的老白他爹,老白他爹是个尸匠,走南闯北爱打抱不平,就带着陈小凤躲在棺材铺的棺材里面躲过了那人的追杀。

老白他爹对陈小凤有救命之恩,再加上他们两人都是吃阴间饭的,时间久了就产生了情愫,两人私定终身,老白回到村里就把婚姻大事给办了。

第二年春就生了老白。日子过的也还算美满。可谁知道好日子还没过多久,厄运就来了。

陈小凤在生第二胎也就是老白他弟弟的时候,原来追杀陈小凤的那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消息了打上门来。老白他爹和陈小凤都被打成重伤。关键时刻柳善出现和那人斗法,两人越打越远,也不知道是谁输谁赢。

陈小凤被打成重伤后,自知时日不多,忍着伤痛生下老白他弟弟就死了。老白他爹是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他们两兄弟拉扯大,可谁知道老白他弟弟没过几年好日子就被“秋”给害死了,老白他爹觉得自己没有照看好两个孩子有愧陈小凤,自暴自弃整日酗酒成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