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0章 不得不出门的理由(1/1)

那黑血就要滴在我身上的时候突然刮起了狂风,毫无来由的狂风。把那些血块和黑血吹到了一旁。

我耳边响起了翠兰的声音。“很不错,你这次做的很好。我收回那句“选头猪都比你好的话”。不过你要是能再吸收快一点,他估计连控制煞气爆炸的机会都没有。”

翠兰救了我。翠兰这人就是嘴硬心软,关键时候还是会现身救我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帮翠兰找到那个她要找的人,上碧落下黄泉,在所不惜。

“山河你们还好吗?”洪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我对着他们招招手示意我没事。

洪叔走过来说:“山河兄弟,你们真没事?刚才我在马后面看见好多黑血朝你们飞来,怎么一眨眼的功夫黑血就全不见了。”

我微微一笑不说话。洪叔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知道我不想说。他热情的对我说:“山河,到了狮子口你一定要到我家来吃饭。”

“怪物”已经除掉了,大家也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

我们在两山路走了三天,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到了狮子口,洪叔很热情的邀请我去他家。我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渡口晚上没船,老白不在我也不好去林伯哪里过夜。只能答应洪叔去他家打扰一晚上。

在洪叔家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洪叔把我送到渡口,我在船上对着洪叔挥手,说再来狮子口我会去看他。

船开了,我已经不是那么晕船了,可我还是选择坐在船舱里。

在船舱里我想起了老白,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恢复了没有?

在莲花镇姑妈家住了一晚,再翻过三座山我就到家了。到山半腰的时候看见了山神庙,这是我第一次遇见翠兰的地方,那时候她还蛊惑过我,没想到她真成了我媳妇。

我对着玉佩说:“翠兰,要不要我把你家人的尸骨带回我们村安葬。”

翠兰从玉佩里面出来,很伤感的说:“不用了,就留在这里吧。”她走到当初埋尸骨的老槐树下面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对我说:“走吧。”我能感觉到翠兰的悲伤,可我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我跑到老槐树下磕了三个头,心里暗暗保证一定会照顾好翠兰的。

翻过三座山终于看见了我们村。本来疲惫不堪的身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口气冲回了家里。

山川看见我高兴的说:“哥,你回来了。”

我点点头,问道:“爹娘呢?下地去了吗?”

山川点点头,他问我怎么现在才回来,爹娘都快担心死了。

我用瓢舀起水缸里面的水喝了一口,对山川说:“我先去睡觉了,爹娘回来了叫我。”

进屋躺在床上,我不禁感叹自己家的床永远是最舒服的,让人睡着安心。

“师父?”我在梦里见到了久违的老叫花子。

“山河啊,别怪师父,师父也是很想来看你,只是被一些事情耽搁了。”师父好像有事瞒着我。“山河,白无常大人说你得到了阴魂珠的认可,是真的吗?”

我点点头。师父笑了,他说:“好啊,我们白抬轿扬眉吐气的机会终于来了,你要好生修炼阴魂珠,等你能完全操控阴魂珠的时候,师父有要事让你去办。”

我又点点头,师父用手点了一下,我脑袋里突然多了一些记忆。

师父一脸慎重的说:“这些都是白无常大人叫我传给你的,你千万要保密,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我理了理脑袋里多出来的记忆,都是一些关于阴魂珠的介绍和修炼方法。

“山河你要照顾好自己,在你没掌控阴魂珠之前,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身份。师父先走了,白无常大人还等着我去回话。”师父的身影慢慢变淡最后消失了。

白无常留给我的记忆里面说,阴魂珠可以吸收一切能量,这个我已经验证过了。等阴魂珠吸收足够能量以后就能实质化,幻化成武器,可以用来战斗。这还只是阴魂珠最基本的作用。

白无常很隐晦的告诉我阴魂珠是成为十殿阎王的必备品,也就是说要想成为十殿阎王必须有阴魂珠。白无常说我是历代以来最特别的阴魂珠之主,其它人都是死后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阴魂珠,利用阴魂珠修炼。而我是是唯一一个阳寿未尽就得到阴魂珠认可的人。

记忆的最后是白无常交给我的一个任务,叫我在阳间寻找黑无常的下落。他始终认为黑无常没有死。

等我消化完这些记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爹娘也从田里回来了。

“爹,娘。”不知道为什么再见到爹娘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爹说:“都这么大了,还哭哭滴滴的像个娘们,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吃饭。”

吃完饭,我娘问我事情办的怎么样,我只是点点头表示办好了。说着说着我娘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给我说一门亲事上。硬是要把刘家十五岁的女儿说给我。

我对我娘说现在太小不考虑成亲的事情,再过几年再说。我娘没吭声,只是看着我爹。

我爹看着我说:“山河,我在你这个年纪就已经和你娘成亲了,你娘出门看见别人家小孙子,那眼睛都快看出花来。”

我从椅子上起来跪在地上说:“爹娘,孩儿不孝,不能让你们抱上孙子了。”

我娘惊呼一声“什么?山河你怎么了?”

我把我已经和翠兰结冥婚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我娘高兴的说:“你已经成亲了,外出的时候成亲的吗?那我儿媳妇你怎么不带回来?”我娘完全不懂什么叫冥婚。

我跪着又给我娘解释了一遍什么叫冥婚。说着说着我看见我娘的眼泪就下来,看见我娘哭了,我眼睛也是红红的,我爹红着眼安慰我娘,嘴里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一份阴风吹过,翠兰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身旁,他也跟我一样跪在地上喊道:“娘。”喊的极其不自然有点小女儿心态。我感激的看着她。

我娘结结巴巴的说:“这...这...这么大一个姑娘怎么进来的?我都没看清。”

我爹也是一脸惊容的看着翠兰。“鬼...鬼...”

“爹,娘,你们别害怕,翠兰不会害你们的。”

“这...这...”我爹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你们...你们...唉,随你们吧,我和你娘年纪大了管不了了。”

我娘试着用手去摸翠兰的头发,我能清楚的看见我娘的手在发抖。翠兰也不躲任由我娘粗糙的右手放在她头发上。娘摸到了翠兰的头发,好像发现了什么,又去摸她的脸颊。

“老头子,老头子,活的...活的...你来摸摸,都是真的。”我娘高兴的喊叫起来。

我爹训斥道:“喊什么喊,我听见了。就算活的又怎么样,又不能生娃。”在我们村不能生娃的女人,没人会要。

“说什么,老头子你再说一遍。”娘的语气有点不客气起来。

我爹哼了一声进了卧室。

我娘拉着翠兰说:“儿媳妇,你叫什么名字?起来起来不要跪了。”我娘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

翠兰低着头说:“娘,我叫翠兰。”

“好,好,翠兰好,翠兰好。”我娘似乎很高兴,基本忘记了翠兰是个女鬼的事实。“翠兰,我这个儿子我最了解,平时虽然胆小怕事,关键时刻还算顶用的。以后他欺负你,你跟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他。”

我没好气的喊:“娘...”什么叫我欺负她?她那么厉害,不欺负我我已经烧高香了。

“去去去,带着你弟弟去你爸房间睡去,今晚我要和翠兰好好聊聊。”我真想问翠兰到底给我娘灌了什么迷魂汤。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娘已经弄好早饭。我们一家子围在饭桌前吃饭,我娘硬是拉着翠兰坐在她边上,还一个劲的给翠兰夹菜。这样的感觉真好。

我不是一个目标远大的人,能孝顺爹娘,照顾弟弟,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很满意了。直到身体再次开始僵硬起来,我才想起来原来我身体里面还有个阴魂珠。

我拉着翠兰就往拐子山跑,我们村死了人都埋在拐子山。

到拐子山的时候我的手脚已经像石头一样硬邦邦的,那种感觉太难受了,就像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变成石头。

拐子山的阴气并不是很多,我们村人太少,又少有横死的。这些阴气最多只够维持阴魂珠十天左右。看来安逸的日子只能到这了,明天我就出发去找老白。

翠兰这几天一直陪着我娘,我娘听我说又要走,而且还是出去很长一段时间。娘的眼泪又流下来了。我把我的情况和娘大概的说了一下,娘见我不走不行,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把翠兰留下。

没想到翠兰居然同意了。她让我跟着老白历练三年再回来找她,到时候就出发去找她要找的人。娘听说翠兰要留下来,本来还流着眼泪的脸上居然笑了起来。我心里抱怨:娘,好像我才是你的亲儿子吧。

儿行千里母担忧。在我娘的唠叨声中我出门了,这一走最少也是三年。

翠兰我发誓,我再回来的时候一定有资格帮你找到那个人。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