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8章 两山路的怪物(1/1)

我气急败坏的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倒在地,就要往里面冲。他手脚并用的爬过来抱着我的腿说:“别让她进去,那个女的不能进去,进去了不死不医就开不成了。”老叫花子死死的抱住我的腿,说着说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好好,我答应你。翠兰不进去可以吧。”我低着头对玉佩说:“翠兰姐,你先出来一下吧,等我把老白送进去我就出来找你。”翠兰这次出奇的没有为难我,我才说完她就从玉佩里面出来了,只是脸色有点不好看。

我见翠兰出来了,背着老白就往里面冲。我跑到堂屋的时候,灰衣老者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他看见我说:“快进来,快进来。”

灰衣老者让我把老白放到最里面的那张病床上,说完他就朝堂屋前面走去。等我放好老白,灰衣老者又从前面回来了,右手拿着一支没开封的毛笔和一个白色小罐子,左手拿着个小砚台。

他一进来就让我先出去等着,然后拉好布帘在里面鼓捣起来。

我在布帘外面走来走去着急的很,灰衣老头拉开布帘对我说:“想救你朋友就走远点,别在这里晃得我心烦。”

我连连点头称是。然后跑了出去。反正出来也不知道做什么,还是先去看看翠兰吧。顺便问问老叫花子刚才为什么要拦着翠兰。

我远远的看见老叫花子对着翠兰说了什么。可我一走近他们又不说了。我问翠兰老叫花子和她说了什么,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翠兰的反应在情理之中,她对我一直都这样。看来只能从老叫花子入手。

我轻声问道:“老人家你刚才说翠兰进去不死不医就开不成了?怎么回事呀?”

“什么?刚才说过吗?我说过吗?”人老成精,这老叫花子给我耍无赖。

“你要不说,我就拉着翠兰姐进去。”说完我佯装要去拉翠兰的手,我心里明白这只能骗骗老叫花子,我要真敢去拉翠兰,我估计她会杀了我。

老叫花子也不急,靠在门边用一只眼睛看着我,好像在说:你去拉呀,快去拉呀。

我真想给自己几嘴巴子,说什么不好硬要说拉翠兰的手。好了吧,现在下不来台了。“翠兰姐,这...这...”

“滚开。”翠兰很不给面子对我训斥道。

“你,你...你...”我一连说了三个你字也没你出来一句话。老叫花子在一边见我吃瘪,哈哈哈大笑。

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翠兰拉着我手,站在不死不医的门槛前,抬着脚准备进去。

“别,别...别进去,停下!”老叫花子近乎咆哮的喊道。

我也是吓了一身冷汗,赶紧向后退,双手拉住翠兰的手说:“别进去,别进去,我开玩笑的。”

“开玩笑?你敢拿我开玩笑。”翠兰的话说完,我只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冷的浑身发抖。

我低着头,生意颤抖的说:“我,我...对不起,对不起。”

翠兰一把抽出手,然后抬起来要抽我耳光。我不敢看的闭着眼,翠兰要打我我根本躲不开。

“唉,算了,你就这窝囊样,没什么指望了。”说完回到了玉佩里面。

我沮丧的站在门口,老叫花子安慰了我几句,见我不理他他又躺回了门口继续睡大觉。

眼看着天就黑了。灰衣老者走出来对我说老白命是保住了,不过身体消耗过度可能要在床上躺上一个月,让我一个月以后再来接他,下次来的时候把这一个月的医疗费带上。

医疗费?我去哪里凑钱给老白交医疗费?

我已经出来大半个月了,出来的时候和爹娘说半个月就能回去,现在半个月都过了,为了怕爹娘担心,我准备先回去看看,报个平安。顺便告诉爹娘我要和老白在外面闯荡一番。

今天天色已晚,看来只能先去李伯家住一晚,明天再赶回去。

在李伯家住的这晚,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爹娘在我坟前边给我烧黄纸边哭。我能看见墓碑上写着我的名字,我的眼睛居然能从土里看见棺材,而我正躺在棺材里面。

“啊...”我被吓醒了。我睁眼一看天已经亮了,我穿好衣服收拾好行李准备去找李伯告辞。

李伯热情的拉着,非让我吃了早饭再走。也不知道是真热情还是假热情。

等我走到丰州城南门的时候,城门口聚集了很多人,他们三三两两的在交谈。我出了城门往“两山路”走去,回去也只有这一条路。

“小兄弟,走不得,走不得。”从后面跑过来一个行脚商人,大概三十来岁,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黝黑发亮,一看就是常年风吹日晒的“行脚商人”。他走过来拉住我的肩膀。

“叔,怎么走不得?我来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路。”我并没有生气,因为行脚商人走南闯北见识多,他说走不得应该是有原因的。

“小兄弟,我们也是要去狮子口的,可最近两山路不太平,我们这些货商走了一半的路天就黑了,天黑以后出来个怪物,见人就抓,抓住就咬,被那东西咬过抓过的人都得了失心疯。现在还在医馆里面治疗呢。”他说完好像想起了什么,有点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怪物?他说的怪物不会是牛寨主吧。牛寨主被煞气控制变成了杀人魔王?

大叔见我不说话自言自语的说:“我们做行脚商人,本来就是赚的辛苦钱,现在两山路不能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去狮子口交货,这次还不知道要扣多少钱。”大叔说完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我看了看周围的其它货商,他们的聊天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讨论怎么绕过两山路到达狮子口。有的说的激动还吐痰跺脚。

“叔,我是尸匠,你跟我走,我保护你。”

“尸匠?尸匠!那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抓鬼驱邪就跟吃饭喝水一样。你一个小娃娃也能是尸匠?”大叔的声音越说越大声。周围的货商听见大叔的话,都看了过来,有几个急性子更是向我们走来。

“小点声,小点声,叔。”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大叔打量了一下我说:“就算你是尸匠,可你也太年轻了,不行不行。”说完摇着头叹着气。

他不相信我,我也不管他,自顾自的朝两山路走去。

“小兄弟,不能去啊”大叔又要过来拉我。

有一个行脚商人跑过来对我说道:“小兄弟,打个商量,成不?”这人和老白一样有着一下巴的蹒跚胡,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是个光头,左边的眉毛边上还有条老伤疤,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抓的。

“大叔你说。”

“刚才在听说,你是个尸匠。我想问问是不是真的?能不能带我们过两山路,小兄弟你放心只要能过去,我愿意出一块元票子。”

“一块元票子?”我思量起来,这一块元票子就是一块钱,要是换成大米够普通人家吃上一个月。

刀疤大叔点头说道:“对,对,就是一块元票子。”

老白在不死不医那治病,刚好需要钱。要真是牛寨主我也不那么害怕,大不了我用阴魂珠吸干他身上的煞气。

“行,那我们走吧。”

刀疤大叔转过身对几个熟悉的行脚商人招招手。有三个行脚商人就走了过来,有一个大概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应该是才做行脚商人不久,皮肤不是很黑。他把左手手上牵着的马绳递给刀疤大叔。

刀疤大叔给我介绍了一下他们,又对他们介绍了我。

“洪哥,这能行吗?”有个和刀疤大叔差不多年纪的人说道。我记得他好像是叫田丰。

刀疤大叔瞪了他一眼说:“我们做什么货的,什么行情大家也知道。谁要是信不过山河小兄弟就留下。”

那个叫田丰的人好像还要说什么,话到嘴边又不说了。

洪叔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山河兄弟,我们走吧。”

我在前面带路,洪叔他们四个跟在我后面。有些投机的行脚商人也跟在我们后面。

行脚商人大多带着货根本走不快,还没走出二十里地天就黑了,照洪叔的意思是这里晚上不太平最好是不要赶路。洪叔他们升起了火堆,我们五个人围坐在火堆旁。洪叔他们四个都很谨慎的看着四周,生怕那个怪物出来袭击人。

洪叔给解下布包给拿出块肉干递给我说:“山河兄弟就拜托你了。”他顿了顿接着说:“一会你先睡觉,我们四个轮流守夜,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们马上喊醒你。”

我说了声好,然后接过肉干吃了起来。吃完肉干我躺在火堆旁边睡觉,好在现在不是很冷,也不用担心保暖的问题。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有人在推我。我睁开眼看见洪叔他们四个一脸紧张的看着我。

我揉了揉眼睛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个怪物出现了。”

洪叔声音很低很阴沉的说:“不太清楚,刚才我听见一声惨叫,是从跟着我们的行脚商人那传来的。我估计应该是那怪物来了。”

我用手拍了怕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精神起来。我站起来朝洪叔指的地方看去,那边有一群人围在哪里,嘴里正骂着难听的脏话。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