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7章 阴魂珠的变态能力(1/1)

“秋”控制着小孩一直退到墙角,退无可退了。

“山河,看好了,他马上就要出来了。”

老白向前一步,香越来越靠近小孩。小孩突然对着老白吐了一口痰,老白急忙像边上一闪躲开了,痰落在地上,就钻进地里不见了。只见那小孩开始呕吐起来,吐出来的东西一根一根的,像是树根一样。那吐出来的树根扭动着钻进了土里。

“不好,他进了土里就麻烦了。”老白说完用左后取下腰间的大葫芦,对着嘴喝了一口,“噗”的一声喷在还没来得及钻进土里的树根上。被喷到的树根扭曲了几下就枯死了。

“啊...”从地下传来一声惨叫,可能是那东西被老白伤到了。

紧接着从地里伸出很多手臂粗的树根,缠着我和老白要把我们拉下去。树根碰到我手里的火旗马上就缩了回去,它怕五行旗?我抓着旗子用旗杆扎那些树根,那些树根就像遇到克星一样东躲西闪。我看准时机用火旗扎中了一根树根,地底又是一声惨叫。那本来缠着我的树根全部都退回了地下。

我长出了一口气,再看老白,他已经被树根缠了个严严实实,一根大腿粗的树根从腿上如同蛇一样的卷到他脖子上,老白脸色涨红,那树根越勒越紧,老白抓着树根的手越来越没力,眼看就要被勒死了。

不好,老白有危险。我抓住火旗就朝着老白冲过去。用火旗的旗杆狠狠的扎在那树根上。树根被扎中后颤抖起来,地底再次传来惨叫。树根松开了,老白得救了。老白脱力的坐在地上咳嗽了起来。我胡乱挥舞着火旗,那树根害怕了,不敢再缠上来,只是围着我和老白。

我一边挥舞火旗,一边背对着老白说:“老白你还好吧。快想想办法。”

老白还没回答我,李元呼喊的声音传了过来“白先生快救我...唔唔...”我朝着声音那边看去,李元已经被树根缠住,膝盖以下已经被拉进土里。

“山河不用管我,快去救人。”老白说完捡起地上的葫芦对嘴喝了一口,喷在树根前的空气中,粘到的树根马上就枯萎了。“山河你看,这个还有用。我断后,你去救人。”

才耽搁那么一会,李元就只剩下半个身子在外面了。

“救人!”我挥着火旗就往李元那边冲去,老白在后面断后。树根好似变聪明了不再一股脑的冲上来,我向右边挥打的时候左边的树根就像鞭子一样打在我身上,等我往左边挥打的时候右边的树根又抓住了机会偷袭我。还没到李元那边,我的手臂上已经是鲜血淋漓,我死咬着牙坚持着。

“山河,你怎么样?换我开路吧。”老白冲到我跟前对着前面的树根喷了一口葫芦里面的液体。

我和老白换了位置,老白开路,我来断后。

“糟了,无根水要用完了。山河你快跑,往外面跑。”

“老白说什么胡话,我们一起来就要一起走。”我看着五行旗上面的火字好像明白了什么。“老白,你看他们怕五行旗是不是因为五行旗属火?”

老白把葫芦一丢说道:“有道理。你先帮我挡着,我点个火。”老白解下背上的布包全部倒在地上翻找起来。“找到了,就用这个。”

老白从地上拿起个白瓶子,里面装着的好像是尸油。老白把尸油涂在布包上用火柴点燃,挥舞着布包朝着李元冲去。

用火克木的办法果然有用。那些树根不敢靠近老白,老白一手挥着布包,一手拉住李元的手。带火的布包一靠近缠着李元的树根,那树根就松开了。树根一松李元就挣扎着爬起来。

老白捡起边上打烂的桌子脚。把布包搅在上面,做成了个火把。

“白先生,我媳妇呢?她还活着吗?”

老白指了指李元边上的洞说:“她被树根拉下去了,是死是活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是先逃出去再说吧。”

老白又做了一个火把递给李元说:“你拿着火把把外面的人都疏散了,看见树根你就用火把烧它,这火把是用尸油做的可以烧很久,你快去疏散家人,出了大门就好了,大门外有我布的五行阵,它出不去。”李元挥着火把就往外面冲。

“山河,这“秋”的本体应该是树精。它躲在地下,我们要想办法拖住它,给李元的家人争取疏散时间。”老白停顿了一会又说:“要不请你媳妇出来帮忙吧。”

我手里挥舞着火旗,头低下对着玉佩说:“翠兰姐,能不能帮忙把树精从地底下弄出来。”

一阵阴风吹过,翠兰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他瞪着我说:“没用的东西,连个树精都对付不了。看来是指望不上你了。”我每次求她,她都要讥讽我几句。

翠兰一出现周围攻击我们的树根全部缩回了地底,树精好像很怕翠兰。

我委屈的说:“你,你能不能讲点理了,我是人,它是精怪我怎么和它斗。”

“精怪怎么了,你就不会动动脑子,试试阴魂珠?真搞不懂它怎么会选你,选头猪都比你强。”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试试控制阴魂珠像昨天晚上吸收阴气一样吸收它的精气。”

我集中精神,闭上眼操控阴魂珠吸收周围的精气。阴魂珠在我后脑勺里面加速旋转起来,我只感觉四周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被我吸了进去,然后被阴魂珠吸收。这种感觉让我很舒服,流失的体力也再一点一点的补充回来。

“你现在还不能完美的控制阴魂珠,只能发挥它最基础的能力“吸收”。”翠兰的话在我耳边响起。阴魂珠能吸收阴气,煞气,精气补充身体的损失,这就已经很变态的,我真不敢想他还有什么更厉害的用处。

突然从我脚底冒出一根树根,缠着我的脚把我拉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我“啊啊...”直叫唤。

“闭嘴,再鬼叫我让你变哑巴。”翠兰冰冷的语气传到我耳朵里,我丝毫不怀疑她的话,因为她说的话除了要杀我,其它的都做到了。

我用求助的眼神看着上方,虽然我看不见她,但是我能感觉到她一定能看见我。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是教你了吗?你难道不会吸收掉它吗?”果然,翠兰能看见我。

吸收树精?这太疯狂了!吸收“气”我还能接受,毕竟我呼吸也就是吸气吐气。可叫我吸收这样一个树精,我就蒙了,这可是实打实的树根,虽然它会动。

“你要再不吸收它,它可就先吸收你了。”

翠兰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的疲惫苍老,树精正在吸收我的阳气。我不敢再胡思乱想,集中精神催动阴魂珠。

树精吸收我的阳气,我吸收他的精气补充阳气。就像是进入了某种循环。我集中精神好像进入了某种状态,脑袋放空,什么都不想,大概这就是神游。我好像听见阴魂珠发出“叮...叮...”的声音,每隔那么一会响一次,我只觉得听着舒服,并不知道阴魂珠这么做有什么用。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缠着我的树根已经全部干瘪了,我身子一动树根就全部掉在了地上。在我脚边上有一个干枯的树桩,这应该就是树精的本体吧,我真的把树精吸收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的伸手抓后脑勺,却用力过猛拍的我后脑勺疼。怎么回事?我的力气好像变大了。我试着挥了挥手,不仅是力气,连速度也变快了。

“发什么楞,还不上来。”翠兰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我屁颠屁颠的爬上了地面。翠兰看着我说:“树桩下面还有两个人,还活着气息很虚弱。”说完就化成一阵阴风回到了玉佩里面。

我嘀咕了一句,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下一秒四周的温度剧降。我赶紧低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又下去一趟把李氏和那个小孩抱了上来。我更加清晰的感觉到我的力气的确增加了,我都感觉不到他们的重量。

当我打开李家大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李元,我问他为什么没跟别人一起跑。他说他家就在这里,媳妇儿子都死在了那个怪物手上,要是我们斗不过那个怪物,他就一把火烧了李家,烧死那个怪物替他媳妇和儿子报仇。

有血性,怪不得整个丰州城商铺都愿意交保护费给他。我跟他说他媳妇和儿子没死只是身体虚弱需要找大夫看看。他竟然哭着跪下要给我磕头。我赶忙扶起,我还真不敢受他的跪拜之礼,他可是丰州城里的风云人物。

等我再进去找老白的时候,老白已经晕倒在地,不省人事。我对着玉佩问翠兰老白怎么了,她只是告诉我赶紧把老白送到不死不医那边治疗。

在我要进不死不医门的时候,那个老叫花子拦住了我说:“你们可以进去,但是那个女的不能进。”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