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0章 老白被阴灵附身(1/1)

“山河兄弟醒醒,山河兄弟。【零↑九△小↓說△網】”

我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老白在床边喊我。

“老白出啥事了,这么早喊我。”

“我昨天左想右想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有一个暂时压制他右手的办法,只是这个压制只有三天,三天以后他就被煞气侵入心脏,变成杀人狂魔,最后被天道不容,被雷劈死。”

“老白,照我说,他们做土匪谁手上没几条人命,要是牛寨主真的杀了他们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我觉得这法子可以试试,三天时间够我们跑路了,等他发现不对的时候我们已经跑了。”

老白还是有些犹豫。我对他说,你再犹豫我们命都要没了,难道你没听过死道友不死贫道吗?这时候还为别人想不是傻子吗?

老白把心一横,说老子干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牛寨主问老白有没有想出什么办法。

老白说出了他的那个临时压制的办法,只是告诉牛寨主的时候说成一劳永逸。老白的这个办法有点类似回光返照。用童子尿配合驴蹄子再加上黑狗血熬制成纯阳膏,用纯阳膏贴在右手可保证三天内不会再被煞气毒害,但是三天一过纯阳膏死去了作用煞气反扑,牛寨主绝对会被煞气迷失心智成为杀人狂魔。

等老白给牛寨主上好药后,找他要了两匹马,我们是头也不回的策马狂奔。一直跑出五十多里,马都累到跑不动了才停下来。

“山河,我们这一手是不是有点残忍?他们怎么说也是条命。”老白虽然长的五大三粗但是他心眼忒好了。

我安慰了老白几句,也许老白做尸匠久了,心里早就觉得人都是好的,一切鬼怪都是坏的。

从莲花镇算起来,我们大概走了一百来里了,只剩下六十里路就能到丰州城了。看来是赶上了,只要在二十天内完成白无常的任务,我这条命也算是保住了。

由于路的两边都是山,天黑的特别早。天一黑赶路就不方便了,老白跟我说今天只能在野外过一夜了,明天再骑马走上六十里天黑应该能到丰州城了。

我弄了一个火堆,拿出干粮和老白吃了起来。夜里虫鸣鸟叫的虽然很烦但是也很安心。照老白的话说这才叫安全。也是,要是有个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这附近,保证你是一丁点声音也听不见的,那时候你就该瘆的慌了。

老白一边吃着干粮一边问我说:“山河你送了信有什么打算啊?还回你那个山里面么?”

可能是明天就到丰州城了吧,我的话也显得轻松起来:“送了信再办点事,我差不多就该回去了,出来这么久,我也很想我爹娘和我弟弟山川。”

老白从背包里取出一袋酒喝了一口,笑着说:“山河,你都十六七岁的人了,已经算是个成年人了,怎么老想着回去,照我说你就应该跟着我学点手艺,乘着年轻在外面闯荡一番,这样才是男人该干的事。”

老白的话让我有想闯荡江湖的冲动,可我一想到跟着老白就要跟鬼怪打交道,头皮就开始发麻了。【零↑九△小↓說△網】

“老白,说实话我真不适合干这一行,我胆小,真的。”

老白喝了一口酒,把酒袋丢给我说:“喝一口,这玩意能壮胆,想当初老子干第一单的时候也是怂包一个,喝了一袋这玩意,我他妈简直是天不怕地不怕,硬是把事情给办成了。”

我拿着酒袋听着老白的话,只觉得浑身热血,猛灌了一口说:“老白,你要是不嫌弃,等到了丰州城我去送信,送完信我就去东门外的十里亭等个人,事情办完了我就跟着你去闯荡闯荡。”话说完我就后悔了,白无常交代我一定不能把信和接头的位置告诉任何人,可我一时嘴快说漏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是不可能了,只希望老白没听见吧。

“行,等你办完事,来丰州城城北的棺材铺找我。”看来老白并没有在意我说的十里亭,我松了一口气。

我调笑的说:“老白,你咋和棺材铺这么有缘呢,到哪都是住棺材铺,难道棺材铺都是你家亲戚?”

老白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你可就说对了,棺材铺虽不是我亲戚,但是都是我们这个行当里面的人,我们走江湖的时候,都是在这些个棺材铺里面接生意,打听消息,困了也就睡棺材铺。”

尸匠这一行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想我在林伯的棺材铺里面过的第一晚,怎么睡都不舒服,浑身都不得劲。

“山河,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老白喝了酒,这酒劲一上来就犯困。

老白睡的很快,一会呼噜声就打了起来。我也收拾收拾准备睡觉。突然让人瘆的慌的事情发生了,周围的虫鸣鸟叫都消失了。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让你帮我找一个人吗?”阴测测的声音从我胸前的玉佩里面传出来。

老白就在我边上,我胆子似乎大了一点说:“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等我信送完我就陪你去找那个人。不过,再我送完信后你能不能离开我一晚上,你放心我不是想跑...”我还没说完就感觉有一双冰冷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你别耍花样,我只要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别人就不可能发现我。我的最后期限就是你送完信,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幺蛾子,否则我不建议杀了你。”

我看了老白一眼,他好歹是个尸匠,怎么边上有个女鬼他还睡的好好的。

“他你就别指望了,他那点本事还收不了我。不但收不了我,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他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告诉我。”我一听黑衣女鬼说老白自身难保,我就替老白紧张起来。

黑衣女鬼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提起来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他身上附了一只阴灵。”

我吼道:“你胡说,他自己就是尸匠,要是身上有阴灵他会看不见?”

“滚,再唧唧歪歪死!”黑衣女鬼说完把我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消失了,应该是回到了玉佩里面。

黑衣女鬼一走我就想弄醒老白跟他说这事情。没摇几下玉佩里面又传来声音:“你要是不想马上死,就别多管闲事,做好你自己该做的。”

我知道老白身上附着一直阴灵以后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去。

老白天一亮就叫我起来赶路,算下来我才睡不到两个小时,我骑在马背上打着哈欠。老白问我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我给了他一个白眼说:也不看看你那呼噜声,打的地动山摇的,一般人能睡好吗?

老白尴尬的笑了笑。可能是丰州城就在眼前了,我们并没有那么急着赶路。老白和我拉起了家常。老白说他出身的时候有个老头子上门说他是火克命,十五岁前必须离家,如果还待在家里只会克死父母兄弟。那老头子说的有板有眼的,老白的父母竟然信了老头子的话。等老白三岁的时候老头子就来抱走了刚会说话的老白,老白也就这样干上了尸匠这行。

边骑马边听老白讲这几年他遇到的奇人怪事也不算无聊。一直到天黑离丰州也就十几里路,已经大概能看到丰州城了。这时候我觉得有必要跟老白说上几句。

我很隐晦的说:“老白去了丰州城注意点,最好是直接去棺材铺找你那个同行看看,我老觉得你有点不一样。”

老白倒是不当回事的说:“我能有什么问题,还不是老样子,你别忘了办了事就去棺材铺找我啊。”

“知道了,知道了。今天就在城外过一晚吧,明天我们就进城。”

老白说了声行。

明天就要完成白无常的事了,这也算我的第一单生意吧,希望别出什么事。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