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9章 落雷符引雷咒(1/1)

老白仔细检查了牛寨主的手说:“有救,只是可惜了这只手。”

牛寨主突然紧张的说:“白先生不用说了,我已经安排好酒菜,先吃饭,吃完饭到我房间详谈。”

老白也不推迟说:“那就先谢谢牛寨主的款待了。”

牛寨主带我们来到山寨里面最大的屋子,里面好像写着什么“聚义厅”。

菜上齐后牛寨主就叫大家先出去,他要和老白一醉方休。

等人出去后牛寨主低声问道:“白先生说我这只手废了是什么回事?”

老白痛心疾首的说:“牛寨主我就直说了,上次帮你治手的时候虽然也是满手的煞气,但是好歹还是有血肉存在。刚才我一看你这手血肉都没了,只剩下一层皮。要不煞气支撑,你这手可能已经化成枯骨了。”

牛寨主听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白先生,你可以一定要保住我这只手,我还得靠这只手过活。”

“牛寨主不用急,既然我来了一定想办法保住你这只手。”牛寨主的情绪缓和下来。老白又接着说:“我和我这位小兄弟赶了一天的路,不知道牛寨主能不能安排个地方休息休息。”

“好说,好说,我这就命人去给你们安排住处。”说完牛寨主就出去了。

牛寨主出去后,我问老白:“老白,你说他这手还真的有救吗?”老白摇摇头并不说话。【零↑九△小↓說△網】“那他这手是怎么弄的?”

老白做了一个嘘声,压低声音说:“一会进了房间我再告诉你。”

没过多久牛寨主就回来了,老白又和牛寨主干了几杯,然后称自己不胜酒力,要去休息休息。牛寨主也没多说,只是叫人领着我们去住处。

我一进房间我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老白,那牛寨主的手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没有救?我还要赶时间去丰州城啊。”

老白指了指外面小声说:“隔墙有耳,你过来,我跟你慢慢说。”

老白跟我说那个牛寨主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手上杀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杀了一个八字纯阴的女人,好像还是虐杀的。那女的临死前诅咒他肠穿肚烂不得好死。那个牛寨主也杀了不少人,像这种诅咒的话也听多了也没在意,杀了人之后直接叫人挖个坑埋了。

没几天诅咒就应验了,牛寨主全身开始溃烂。下山找大夫,大夫说是流疮开了点中药。牛寨主当天吃了药好像好多了,也就没在意。晚上睡觉的时候身上奇痒难奈拼命抓,越抓越痒,越痒越抓。第二天的时候牛寨主身上的肉都被抓下一大块。这样一连过了三天,他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也要说他命大不该他死。刚好老白就经过这里被他手下的土匪抓上了山。老白为了保命就说他能治好寨主。老白问了前因后果,估计应该是那个纯阴的女人的诅咒应验了。

对付纯阴的诅咒只能用纯阳的童子尿克制。他叫牛寨主收集童子尿,土匪窝子里面怎么可能有小孩?牛寨主就叫二寨主带人下山收集童子尿。

这二寨主也不是什么好人,对大当家的位置也是觊觎的很。现在大当家出事了,他的机会就来了。在带回来的童子尿中掺了一点自己的尿,为的就是害死大当家。

老白也不亏是老尸匠,用掺了假的童子尿还是治好大寨主的诅咒,只是在右手上留下个后遗症。

我听了老白的话问道:“到底还能不能治啊,我都已经耽误八天了,连一半的路都没走到。老白我实话跟你说,这信要是送不到我小命玩完,我死了一定化成厉鬼来找你。”

老白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说:“你忘记我是干啥的了?等你变成厉鬼,我一只手就收了你。”老白又笑了几声说:“你说的这么严重,到底送的啥信啊。”

“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说出来没好处。”

老白见我不愿意开口,老白半开着玩笑又问道:“那你总可以告诉我信在那里吧,万一那天我上茅房找不到纸用你的信擦了屁股那可就大条了。”

“这个你放心,你绝对找不到信的。倒是你赶紧跟我说说那个牛寨主还能不能治啊,不能治我们赶紧跑吧。”

老白摇了摇头说:“跑?往那跑?外面都有土匪盯着,我们这一跑准没命。”

我急了“那怎么办,治也治不好,跑也跑不掉。跟着你咱就这么背呢?”

“山河兄弟,怎么叫跟着我背呢,你应该说跟着才能保命。要是你没遇到我,刚才被土匪抓了你估计就别想活了。他们可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对你好声好气的。”

“哎...”我长叹了一口气。“到底啥时候才能把信送到了回家。”

“年级轻轻叹什么气,睡吧,没准明天有什么转机。”

老白倒是看的开,倒头就睡了,没一会呼噜声就传了出来。

“睡吧,也不知道老叫花子什么时候出来教我点真本事。”说完我也躺下了。

“山河,山河。”是老叫花子的声音。

我急切的说道:“师父?你怎么才出现。我都快没命了。”

“山河你不能怪我,白无常大人交代你做的事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我把这几天的事情跟师父讲了一下,只是说到黑衣女鬼和老尸匠的时候老叫花子脸色严肃起来,陷入了沉思。

“山河,也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这几天白无常大人带我去了修罗狱,在那里修炼鬼气。现在我也算一级鬼差了。”老叫花子指了指胸前的“差”字。然后又说道:“那黑衣女鬼开始要害你?后来又和你达成了协议?看来是没什么问题。倒是那个尸匠从高家宅子里出来后有点不对劲。山河你要多注意那个尸匠,他可能会对你不利。”

我很不满的说:“别人一个尸匠都有几手保命的本事,怎么我一个白抬轿什么本事都没,被鬼威胁,还差点丢了小命。”

“山河,你也不能怪我。本来我是打算教你的,这不是遇到白无常大人的事嘛,就给耽误了。”老家花子也是一脸尴尬。

“那你现在就教我几个实用的吧。没准过几天我还用得着。”

老叫花子思索了一下说:“行,就教你两个简单速成的,也不需要你有多少法力。”

老叫花教了我两个法术,一个落雷符,一个引雷咒。落雷符也叫掌心雷,本来是在黄纸上书写一个“雷”的古字写法,然后再画一个“屯”卦的爻。用的时候只要念:“吾奉雷声普化天尊勒令,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如果没有黄纸只能起血符,用右手中指直通心脏的精血在左手掌心书写好,然后念:“吾奉雷声普化天尊勒令,心血为引,急急如律令。”

老叫花子说雷主天罚,一切鬼怪的克星。对付一般的鬼怪落雷符完全够用了。引雷咒顾名思义就是用落雷符引下真正的天雷,不过引雷咒成功率和天气有关,阴天雨天成功率高达四成。

老叫花子给我演示了几遍,我记了个大概。

老叫花又跟我说,我送信的事情已经被黑无常知道了,黑无常为了得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已经和白无常撕破脸,反目成仇了。现在已经排人来抢夺秘信,嘱咐我一定小心行事。

民间传说黑白二使死后结为异姓兄弟,平时关系极好,形影不离。现在他们居然为了盒子里面的东西反目成仇,这盒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