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8章 老白有点怪(1/1)

等到了晚上我问老白真的还要去啊?

老白给我一下说:“怕什么,白天是没准备好上了它的当。现在听了高家人的话我心里也有了个底,晚上就算谈崩了我也能带你出来。”

“老白,你确定没有骗我?既然你有把握还拉上我做什么。”

老白呵呵一笑说:“多个人多个帮手,成功的机会也大,再说了你舍得老哥我一个人去冒险吗?”

我真想说一个舍得。但是这话也就在心里嘀咕,我没说出来。

老白和我一人提了两捆黄纸朝高家老宅走去,老白说这叫先礼后兵。我怎么感觉这他妈是去送死。我心想一会要是情况不对我绝对拔腿就跑,命就一条不能这样糟践了。

晚上的高家大院安静的可怕,就像一个凶兽埋伏在那里。那大门就是血淋淋的大口等着我们进去送死。

“老白,真的靠谱吗?”

“山河兄弟,你就放心吧。我做这一行这么久了,怎么说也有点门道了,现在又清楚它的底细,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我看老白这么有自信也不想打击他,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进去。

等我们走到大门前的时候门开了,老白指了指大门说:“你看看,它态度还不错吧,都开门迎接咱们了。走我们进去。”老白说完迈着八字步就要进去。

我担心的说:“老白你不准备准备吗?”老白说了句准备什么?我们是来谈和的。

“我就在外面等你吧,一会出什么事你就大喊,我也好接应你。”

“行,那你在门口等我,等我办完了,明天一起赶路去丰州城。”说完老白就了门。

老白进去后门就关了,里面还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老白的声音也没有传出来。

我在门口等着老白,可老白吃吃不出来,我大喊道:“老白,事情办完了吗?办完赶紧出来啊,林伯还在等咱们呢。也许是我这一嗓子起到了作用。门打开了,老白出来。

老白出来看起来有点不一样,我就问他:“老白谈的怎么样?没事吧?”

“解决了,它不老实打了他个魂飞魄散。你看,这把断头刀我也一并带出来了。”老白的话说出来,身体慢了半拍似的才把那把大砍刀拿出来。

“那我们回去吧,林伯还在等我们呢。”

“行,走吧。”

我在前面走着,不时回头看看老白。老白走的很慢,有几次都看见他身体抽搐,只是一会又恢复了正常。

“老白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

老白笑说:“我能有什么事,回去吧。”

我觉得老白肯定有事瞒着,我但是他不肯说。

等到了林伯的棺材铺,老白说太累了要去休息。直接进了房间关上门。

“老白今天是怎么了,以他的性格办完事都得吹嘘一下,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林伯嘀咕了一句。

我叫住林伯说:“林伯,老白从高家宅子里出来就怪怪的,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不会有什么事吧。”

林伯想了想说:“应该是没事,可能是真的太累了吧。等明天他起来再好好问问。山河,你也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回到房间刚准备躺下,黑衣女鬼的声音就从玉佩里面传了出来。

“你要防着你那个朋友。如果你不想死的太早的话。”她的话有点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问她是不是知道什么?可她说完这句话,就没再说话。算了不想了,等天亮我就赶路吧。

一夜无话。

早上起来的时候林伯已经起来了,我跟他说事情比较急我要先走了,让他跟老白说一下。

“山河兄弟,不是说好了一起去丰州城吗?你怎么不等我呢?”我刚说完老白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

我回头看见老白头上已经戴好了斗笠,布包也背在背上。

老白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走吧山河兄弟,发什么楞呢。”

老白起来了,我那个一个先走的想法看来是泡汤了。“行,走吧老白。”

出来镇子我问老白,昨天晚上他怎么跟那个东西谈和的。

老白说开始的时候它不同意谈和,还挺凶的朝老白扑来,老白也不是吃素的,抓着个驴蹄子就往井里砸。等老白砸了三个驴蹄子它就老实了。然后老白答应替它超度,让它可以去转世投胎。它一听还有机会投胎就答应了,还把断头刀送给了老白。

我觉的老白在说谎。要是几个驴蹄子能解决了,那我们白天进去的时候老白也给了我驴蹄子,最后还不是落荒而逃。其次那东西附在断头刀害了五条人命了,照理说应该是煞气满身,已经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了,怎么可能还有理智跟老白谈和。再者就算它还有理智,可老白是尸匠也不会超度,就算老白会超度也不可能直接在阴气与煞气那么重的地方超度。老白肯定有问题。

看来黑衣女鬼说的对,我要防着点老白,等到了丰州城就和他分开。

出了镇子沿着大路走是越走人烟越少,走到天黑的时候两边已经都是大山了。姑父说这两边的山上有土匪窝。我示意老白走快点,老白说我大惊小怪。要是真有土匪他来解决。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老白,你能解决么?”

“看你那点出息。”说完老白就对着那个人喊道:“我是老尸匠白少昌,你们牛寨主现在还好吧。”

那土匪见老白提到他们寨主,打了个口哨,过了一会山里面传来一声口哨。可能是他们的暗号。

那人听见口哨走下来说:“白先生,我们寨主想请您到山上坐一下叙叙旧。”

我示意老白不要答应,我们还要赶路。

老白明白了我的意思说:“这位兄弟,我和我兄弟还有要事在身要赶路,你看能不能跟你们寨主说说,等我办完事回来一定去牛头山拜会你们寨主。”

那人又吹起了口哨。

“白先生,我们寨主的旧疾又复发了,请您一定要去一趟。”大有一副请你不去,我就捆着你去架势。

“那好吧,我跟你去,那我这个小兄弟...”

那人不耐烦的说:“你们两个跟着我一起去吧,也算有个照应。”

老白一脸愧疚的说:“山河兄弟,看来又要耽误一天了。”

这都第八天了!“算了老白,耽误一天就耽误一天。”

那人见我们同意领着我们朝山上走去。

路上我问老白那个寨主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不请大夫看看,一定要他这个尸匠去。

老白跟我说,他有一次去丰州城路过这里被土匪们绑去了牛头山。结果到了牛头山发现牛头山煞气冲天,他们寨主又被鬼上了身,神志不清见人就杀。然后他出手救了他们寨主。牛寨主为了感谢老白的救命之恩就向他许诺只要是在牛头山的地盘内保证他安全。

我问道:“你不是帮他收了那个鬼吗?怎么还有旧疾?”

老白低声说:“那牛寨主杀了不少人,算是十恶不赦之人,就算帮他收了鬼,可还是留下个后遗症。”

我追问道:“什么后遗症?”

“等你去牛头山看见了就知道了。”老白叹了口气又说:“想来他们寨主又杀人了,我一再嘱咐他们寨主不要再杀人。照这样下去,他们寨主迟早要被煞气害死。”

等我和老白到了牛头山寨子的时候,那个牛寨主已经在寨门口等我们了。他见到老白眼睛都快放出光来,说:“白先生你终于来了,白先生里面请,我已经备好酒菜。”

老白有点不悦的说:“牛寨主,你是不是又杀人了?”牛寨主嘎啊一笑“我早就跟你说过,你不能再杀人,每杀一个人你这右手的煞气就多一分,等你被煞气控制了心神,到时候你就成了杀人魔王,见人就杀。把你右手给我看看。”

牛寨主卷起右手的袖子,他右手被一层黑气包裹住,黑气包裹的位置只剩下一层干瘪的黑皮包裹着骨头,要是没有那层黑色的皮,这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了几十年人的手骨。

牛寨主问道:“白先生,怎么样?我这手还有救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