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章 无常大爷叫我去送信(1/1)

老叫花子问我想不想变回正常人。【零↑九△小↓說△網】

说实话我真的想,做梦都在想。变成二傻子之后我知道自己一天到晚都在干啥,但是操控不了身体,只能看着干着急。

老叫花子又说:“想就好,想就还有的救。”

自那以后老叫花子就成了我师父,天天拉着我去撞猪屋的墙,说来也奇怪,我每次撞墙去了一个灰蒙蒙的空间后就不犯傻了。我问老叫花子这是哪,他只是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老叫花子教我的法术和口诀太生涩太难学了。有几次我都对老叫花子大喊大叫不干了不学了。每当我犯浑撒泼的时候,老叫花子就开始蛊惑我说:“不想变回正常人了?练成了你就能变回正常人,不用再做二傻子。你还学不学。”能变回正常人的诱惑对我太大了,就这样在犯浑和蛊惑中我坚持了三年。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我十六岁生日的那天,老叫花子跟我说他阳寿已尽马上就要去地府报道了。有些事也应该告诉我了。

老叫花子告诉我,我们这一行有个生死大敌叫做阎王燎,因为阎王燎的出现,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捎信人。我问师父阎王燎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会是最后一个捎信人。师父只是摇摇头,告诫我以后出去办事一定要低调,千万不要向别人说起捎信人的事。

师父不愿意说,我也没地方去问,只是在心里记住了阎王燎这三个字。师父又告诉我今天开始我就能做一个正常人了,我高兴的上蹦下跳,老子终于不用再做二傻子了。

师父走过来猛的一下拍在我后脑勺上,差点没把我拍倒在地上。师父这一拍好像往脑袋里塞了什么东西,然后我就迷迷糊糊晕了过去。

我睁开眼,天已经亮了,我躺在家里的床上。我没有变回二傻子。我真的好了!爹娘见我恢复正常抱在一起喜极而泣。我爹问我怎么好的。我把这三年跟老叫花子学手艺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我爹听完跟我说老叫花子今天早上死了。我心里一紧,老叫花子真的死了。我跟爹说我要为老叫花子披麻戴孝。爹说老叫花子治好了我,我给他披麻戴孝也是应该的。

老叫花子头七的时候托梦告诉我,他在地府谋了个差事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在晚上的时候默念他的名字,他就会出来帮我。

没几天,隔壁家的老王头就死了,死的很突然什么遗言都没留下。听别人说老王头死的时候眼睛睁的很大好像是死不瞑目。老王头一死,他的三个儿子就给他张罗丧事,丧事办的很简陋,草草就下葬了。

老王头头七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我索性起来到院子里碾米。后半夜的时候我好像看见老王头回来了,气急败坏的模样。我刚想喊王爷爷,话到嘴边我又捂住了嘴,王爷爷不是已经死了吗?这是王爷爷的鬼魂!

我假装看不见的继续碾米,只是偶尔用眼角的余光偶尔撇一眼王爷爷。没多久王爷爷就进了家门,可没进去多久又出来了。出来了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王爷爷这是干嘛呢?我又撇了一眼王爷爷,王爷爷转过头刚好和我四目相对。我慌乱的把眼睛看向别处,心里祈祷:你没看见我,你没看见我。别过来,别过来。

王爷爷向着我这边走来,不对,是飘过来。我见王爷爷走过来,腿不由自主的打起了摆子。

“山河,山河你能看见我是吗?”王爷爷的声音像是从山洞里面传出来的一样空灵。

我不搭话,我根本不敢搭话。虽然我不怕王爷爷,但是鬼这个东西想想就害怕。

王爷爷又说道:“山河我知道你看得见,也听得见。我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你帮我捎个话给我三儿子。”声音空灵中透露出一丝的凄凉。

老王头的三儿子叫王三锤是村里的铁匠,为人老实巴交的。老王头在世的时候也就是老三在照顾他。

我壮起胆子说:“王爷爷你说吧,我一定帮您把话带到。”说完我的腿抖的更厉害了。

王爷爷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像是自言自语的讲了起来。

原来老王头是被他大儿子和二儿子合伙害死的。仅仅只为了一件祖传的玉器。让他们失望的是老王头到死也没有说出玉器放在了哪里。

“山河,你能不能告诉我三儿子玉器埋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面。叫他避开老大和老二一个人来取,拿到玉器马上出村永远也别在回来。”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王爷爷又交代我一定不要告诉老大和老二,然后就想着村外的拐子山飘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找老王头的三儿子说了这事。三锤叔听了我的话根本不相信,我又赌咒说要是我说假话天打雷劈,三锤叔才将信将疑的说晚上去看看。

大半夜的时候三锤叔用独轮车给我家送了十袋大米,又把一些纸票子塞给我。然后出了村,再也没回来。我想他应该是挖到王爷爷留给他的玉器。

也不知道这个事是怎么让村里人知道的,一个传一个越传越神。我也就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有什么白喜事村里人都叫我选日子。好在有师父教的一些本事,也没弄出什么大乱子。

有一天晚上有个鬼差来找我,那鬼走近我才看清原来是老叫花子,我连忙喊了声师父。老叫花子点点头说山河,你跟我来,有人要见你。

我跟着师父朝着拐子山方向走去。才出村口就看见一个穿白衣丧服的人看着我。师父领我上前我才看清这个白衣服的人是白无常。白无常要来勾我魂了?我吓的马上跪下给白无常磕头嘴里说着,无常爷爷您放过我,我才十六岁还能活够。

白无常呵斥了我一句,我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出声。白无常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白无常转过头对老叫花子说:“这就是你徒弟?他也配做捎信人?”老叫花子尴尬的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过了几分钟白无常叹气的说了句罢了罢了。然后转过头跟我说,他有一封信需要我帮他送到丰州城的城隍庙,还说丰州城隍看完信会给我一个盒子。他叫我拿到盒子后马上从丰州城东门出去,在城外十里的凉亭里面等他,半夜的时候他会来找我。

我重复了一遍白无常的话,表示记住了。

白无常很慎重的告诉我这事一定要保密,对谁都不要说,还告诫我拿到盒子后一定不能打开,太阳下山之前一定要离开丰州城。如果我打开了盒子或者太阳下山还没离开丰州城那我必死无疑。白无常的话又吓的我一哆嗦。白无常说完就给了我一封信。然后许诺我办成了给我一个大好处。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我跟爹娘说师父托梦希望我帮他去完成一个遗愿。我娘一听我要出远门就不乐意了。我爹说乘年轻多出去闯闯没准能弄个城里媳妇回来。我娘见我爹同意也不好再说什么,默默的帮我准备路上吃的干粮。

我问我爹知不知道丰州城在哪。我爹说根本没听过丰州城,看来只能出了大山再找人问问。

我们村叫重山村因为四面都是山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要想出去外面必须翻过三座山。我走了两天的山路,眼看马上就要见到外面的世界了。天公不作美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看来要不了多久就有一场暴雨。

我加快脚步终于在大雨下下来之前跑进了半山腰的一座山神庙。

山神庙里面破破烂烂的,有的地方还有蜘蛛网也不知道多久没人来过了。我把山神庙里面的坏桌子椅子拆了堆在一起又拿出火柴生火。火堆弄好以后就拿着干粮吃起来。

连续走了两天的山路人累的不行,吃完干粮一阵困意袭来,我躺在火堆旁睡着了。山神庙里面半夜很冷,就算是靠在火堆边上也冷的我嘴唇发青,那种冷像是要冻住我的灵魂。

我被冻醒了,我的后背好像有人抱着我,好像是个穿黑色衣服的姑娘。我的后背并不暖和,相反还冷的可怕,就像是有块冰贴在了我的背后。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开天录绝世剑魂末日乐园心有不甘武侠之大后宫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